您的位置:首页  »  性奴女人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一 

杨晓很幸运,她终于在高中复读两年后,以比全省录取分数线低二十分的成绩被省轻工学院文秘专业班录取,尽管只是自费生,又是学校自主录取,但学校承诺两年毕业后他们将和统招生一样可以在全省范围内分配工作,所以杨晓的父亲老杨这位乡村的中学教师最终选择了让女儿自费上学的路子。 

尽管女儿一年的学费是他的一年的工资总和,但这位纯朴的父亲还是咬咬牙从学校和同事那里又借来四千元钱,让女儿来读这个自费班,圆了杨晓的大学梦。她不想再看着女儿的面容日益焦瘁,他知道上大学这是女儿唯一的出路。可是年年复读,年年失望,女儿的分数总是高考录取线下徘徊不前,眼睁睁的看着和女儿同龄的同学有的考入了大学深造,有的找门路安排了工作,大部分女同学则是选择了回乡务农,有的甚至已经结了婚,做了妈妈。 

可杨晓却还在高考的独木桥上拼搏,可今年还是和往年一样杨晓的高考分数非但没有上去反而又下滑了三十多分,就连这轻工学院自主招生的自费分数线还不够。分数线下来后,杨晓哭了,哭的是死去活来,甚至两天没有吃饭,父亲和母亲的心都被她哭碎了,母亲便嚷求着父亲,到城里去托托人看能不能拿点钱让女儿先上上学,不然的话女儿这样下去非神经不可。于是这位一辈子不愿求人的中学教师第二天天不亮便硬着头皮到县教育局去找他的一位老同学现在的教育局成人高招办公室的主任廖得力。 

当廖主任听到老同学的来意后,说:“你真来着了,省轻工学院今年正好在咱县有十个自费生名额,现在已经八个人报名了,他手里还剩下两个指标,是两年制大专班,学费每年2000元,两年4000元,学费在入学时一次交清”。这4000元学费对老杨可是个不小的数目,他一年的工资也只是2000多块钱,况且去年儿子从初中又考入省水利水电学校,虽然不是自费上学,但每年的生活和其它费用几乎也占去了老杨的半年工资,如若不是家中有几亩地种着,说不定全家人的吃饭也成问题。 

看老杨有些犹豫,廖主任便对老同学说:“这事你可得及早的拿主意,这名额可只剩下两个,只要我一松口,这两个名额马上就有人占去”。老杨说:“要不这样,你让我先回去找同事借些钱,明天上午十二点之前我来找你,你先把名额给我留一个”。廖主任说:“可以,只是分数线只按全省录取分数下调二十分,不知道杨晓的分数是多少,够不够这个条件”。 

老杨说:“要是只降二十分的话,闺女还差十多分不够。廖主任犹豫了一下,在屋内转了两圈说:“这样吧,我再给学校那边通融一下,先让孩子入学再说 ,等到了学校一切都好说了。老杨说:“那就先谢谢老同学了,你先通融着,我得赶紧回去凑钱”。廖主任说:“那行,这事办的越快越好,你赶快回去准备,我这就给学校招生办那边打电话,这事以我的关系应该没啥问题,钱真要凑不够剩下的我给你先垫上,咋着也得让闺女上学。老杨说:“让你操心就够麻烦你的了,怎还能让你再垫钱哩”。说着硬是把临来时带的两条烟扔在了老同学办公桌上。 
   
  其实这自费上学的事并不像廖主任说的那么玄乎。特别是各个大学不通过教委自主招生的,只要拿钱都能上学。毕业后一般发成人教育的毕业证。至于说降低二十分录取的学生和统招生一样分配工作,各个学校的情况不一样。所以说这事廖主任不能给学生家长说的太清楚了,否在人家拿了钱到毕业时再不分配工作,这样的事打死也没有人愿意干,所以还是让家长们把钱拿了再说。至于说毕业后是否分配发什么样的文凭,这就不是廖主任所关心的事情了。这廖主任之所以这样卖力帮学校招生,主要还是看在学校给的20%的提成上,这事他不能让学生家长知道。实际上这几年廖主任在高招上都会因此发一笔横财。 
   
  老杨骑着他那辆没有脚蹑只能用脚蹬着一根铁棍的破自行车从城里回来,一路上是精神抖擞,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只要把钱凑齐女儿杨晓就能把大学上了。尽管是自费生,老同学说毕业后和统招生一样可面向全省分配,这一点至关重要。去年儿子考上省水利水电学校后,老杨便发愁这个女儿的事。他知道女儿要强,如果上不了大学,女儿这辈子也不会甘心,如今可有了着落。只是这学费他得想办法去筹借,于是他骑车不敢回家,经直先到他任教的中学去找校长,但他又怕校长不肯帮忙,因为校长是前年刚调到这个学校来,两人交情还不算太深。 

谁知他把这事给校长一说,校长也挺同情老杨的,一个女儿二十好几了,复读了几年,如今才算考上个自费生学校。校长答应先从学校财务室借给老杨二千块钱,以后再从老杨工资里扣除,剩下的两千块钱校长说开个老师会,每个老师再借一百块钱,这二十多个老师就是二千块钱,学费的问题便能解决。于是校长开了老师会,把老杨的女儿杨晓上学的事给大家说了一遍,老师们都不表态,尽管大家都很同情老杨,可这借钱的事情确实不好答应,因为学校已欠教师两个月工资没发了。 

最后还是校长想了个变通的办法,先以学校的名义到信用社贷两千元的款,等下次发工 资时每个老师扣一百块钱还上贷款,以后再从老杨的工资里扣除,补发给大家,这样变通后老师们才勉强接受。不管怎么说,不再从自己腰包里再往外掏钱了。散会后校长便带着老杨和会计到信用社,信用社主任看是校长亲自来贷款,二话没说大笔一挥便批了两千块钱的贷款。 

校长又让会计取了学校的两千块钱,连同这两千块钱一齐交给了老杨。老杨双手颤抖的接过这四千块钱,差点给校长跪下,哭着说:“校长啊,俺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啊”。校长说:“你就别客气了老杨,孩子上学是大事,前年我儿子考上省城的干部管理学院,不是咱学校的全体教师都帮衬了吗!我现在还有两个孩子都上学手头紧,不然我自己也借给你一些”。老杨说:“校长,你这就帮了我的大忙了,怎么也不能再给你个人借钱了。老杨心里又想咱不能和校长比,人家孩子去年考上大学,校长请了两桌酒席,全校每个老师都去了,每人随了一百元钱的份子钱,那是大家自愿的,谁不巴结校长啊,可他现在是贷款,算是借每个老师一百元钱还贷款,以后还要从工资中扣,就这老杨就满足了。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