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表姑眼里的小屁孩逆袭


  谁没有曾经年少轻狂的时候,哪怕你没有,那些荒诞的,也会在梦里和你不期而遇。

  十多年前,作为前八零後的我正是青春荷尔蒙充盈在身体里的年代,但同时,家里人依然是把我看做小孩子的。这样的好处是,我可以乱吃七大姑八大姨的豆腐,坏处是,小心翼翼的吃了豆腐,却激起更大的欲火而无处发泄。想起那个时候,我甚至觉得哪怕是那些粗鄙的老年妇女,只要做了没有责任,我也会奋起我的兽性,把她正法在我的处男的枪下。

  在郊区的一个县城,爷爷奶奶家的新房子里,我有了自己的房间和电视,我不知道老人的记忆是否还好,但我敢肯定,每个早晨他们推开我的房门,闻到的必然是浓郁的精子味,好在,老人是读书人出身,不会单面指责我。因为每个晚上,电视里的丰胸广告,时装表演,乃至淩晨的健美操都成为我手淫的对象。

  直到表姑的出现。

  那个暑假快结束了,表姑是奶奶的亲外甥女,住到家里是因为她在县城的一所驾校来考车本。从她进门来看到我的第一反应是摸摸我的头,我知道,这个比我大上十几岁的女人依然把我当成那个还未发育的小侄子,而这,似乎是个好的开始了。父母给爷爷奶奶家装了空调,可老人是舍不得全天开的,特别是晚上,他们还是习惯开窗通风的,於是家里很热,很燥。我自己的屋里是没有书桌的,所以只能去表姑住的小屋跟她共用。

  那个晚上很热,我推开房门时表姑刚刚做完功课起身要去洗澡。我坐到书桌前看着这个皮肤略略发黑的成熟女人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脱去外套和短裤,我只有低下头装作无所谓,眼角却盯着全神贯注的盯着她的每一寸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她并不高,身材也就无所谓多好。但这个女人明显是经常锻炼的,手臂没有一丝赘肉,腋下的毛很茂盛,锁骨笔直,在她的脱去外套时上挺得胸部显得很圆。平坦的小腹泛着几粒汗珠,我似乎都能闻见那种我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成熟女人的味道,对我,这无异於春药。三角内裤,阴户那里鼓鼓的,也许是因为胯骨的的原因,这条小内裤显得有些不合体,所以那道肉缝在内裤的包裹下显现的很明显。我故意碰掉桌上的笔,低头凑近她的腿,小心的一嗅,那味道,有些甜有些腻~~我至今都无法忘记。就在我出神的时候,她已经转身进了卫生间洗澡去了。

    我拿起她的短裤的T恤忘情的闻着,甚至拿起她的袜子,没有一丝觉得恶心,只是觉得痛快。

  半个小时以後,我听到厕所门一响,做贼似地我吓了一跳,赶紧坐好继续写我的作业。随着她的脚步,我闻到了女人的体味混合着沐浴露的味道,似乎没那麽诱惑,但也更好闻了。她说她要睡一会儿,让我把房间灯关了,就开台灯。我照做了,她躺在我身後的床上。值得一说的是,桌子後面并没有椅子,我们都是坐在床上的。她没有盖毛巾被,可能还是觉得男女有别,她拿了条枕巾放在小腹上,以盖住内裤。

  半个小时,或者是二十分钟,我不记得了,因为那时间太难熬了。我猜想她睡着了,或者我的色胆已经被撑破了。我慢慢的回过头,看她似乎真的睡着了,於是从床边站起来,转过身跪坐在床边,然後把头向这个女人的身体靠上去。

    我没有想别的,只是想再闻闻那个味道,我知道那个味道最浓郁的地方在哪里。我的鼻尖已经快碰到那条枕巾了,我轻轻的闻着,另一只手已经解开自己的短裤手淫着。可能是天性,除此之外没有解释,我无意识的往上移动着鼻子,停在了她的吊带背心上。

  现在想来,我那时已经完全傻掉了,否怎没会不知道自己口鼻喷出的热气已经那麽明显了。我惊恐的发现她胸口一颤,我差点叫出声来,可偷眼看她的眼睛并没有睁开。我不敢再离她的脸太近,所以蹲下继续闻她的阴部,谁知道不一会儿,她轻轻的一翻身,口中似乎梦呓这什麽,接着又转回身~~枕巾掉在一边,内裤~~就在我的眼前~~我更近了,心跳得更快了,呼吸更粗重了。

  作为一个处男,当时的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一个女人的阴部。那神秘的曲线,双腿间渐深的颜色,不知为什麽逐渐浓烈的味道,让我已经忘了别的一切。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嘴已经在她内裤上摩擦着了。她依然没有醒,这是我当时的结论,然後就在我亲吻内裤的时候,她的一条腿曲了起来,然後嘴里说着“大姐、开窗子、太热”之类的话,就囫囵着把内裤脱了~~她还以为在家里和我大姑她们在一个屋里睡呢吧,我觉得有些不对,但也无暇细想。因为,那个我最想探知密境就在眼前。那些褶皱是如此的细嫩,那片大阴唇的边缘黑黑的,越往里越粉嫩,我甚至看到有晶莹的珠子渗了出来。那到底是什麽味道,我真的太想知道了。就在我舌尖碰到她的一霎那,我听到了她哼的一声。此时我已经知道她并没有睡着,但她不做别的动作,我就装作不知道。

  我就这麽舔着~~咸咸的,还有点涩,但对那时的我来讲,这就是琼浆玉液。那细嫩的感觉在我舌尖划着。我感觉到那些液体越来越多,起初我以为是口水,後来发现不是,因为那很粘稠,很滑。我做了一件至今令我自己都惊异的举动,我脱下裤子,跪坐在床上,握住自己的阳物在那个洞口蹭着。那是种享受,两个已经滑的不能再滑的物体蹭在一起。我只觉得很解痒,却无意间蹭到了她的阴蒂。

  可能实在是太敏感了,她抓住了我的手,接着,她就这麽闭着眼,腰向上一挺。我一瞬间如在云端,那热辣的温度,紧致的包覆,乃至充分润滑的感觉都让我思维一滞。我稀里糊涂的开始抽送,每顶一下,她就掐我手腕一下,越来越重。我什麽也不顾了,只是拼命地抽送,百十来下,她忽然用大腿缠上了我的腰,身体开始抽搐。我也感觉到一股液体击在我的阳物上。她拼命地掐着我的手腕,牙齿咬着下唇,却没有一点声音。我又拼命地抽送了十多下,小腹异样的感觉让我知道我要射了可她的双腿依然缠着我,我小声叫着:“二姑,我要射了!”她才忽然惊醒般的放开夹着我的大腿,我抽出阳物,熟练手淫着,沾满液体的感觉是我从来没体验过的快感。一道、两道、三道~~从来没有过的七八下後才停下来,我的全身上下就像是抽了筋一样,连站都站不稳了。

  在她呆滞得眼神中,我俯下身子重重的吻了她,从她开始回应,到我傻子般的穿上裤子推门离开,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很久很久。当第二天的阳光把我晒醒时,我似乎忘了这一切,格外好的心情,丰盛的午餐。直到,她推开门,看我的眼光带了一层别的东西。我才知道,昨晚,不是做梦。

  【完】字数:2223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