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不良女高中生的屈辱】(02-03)【作者:wong960312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偏僻小巷(上)

  「可恶!那群小子……」

  晚上的酒吧里,梓铃独自一个坐在酒吧旁边的座位上喝酒,心里怒火中烧。
  自梓铃在公车上被轮奸已经过了一个星期,那次梓铃自己也记不清楚自己到底被干了多久,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首班公车开出的时间,那位司机伯伯一副担惊的样子叫醒在公车上昏倒的她。

  梓铃醒来看到那可恨的司机老头立即无名火起,把他痛揍一顿,强行把他身上的制服脱掉穿在自己身上,又抢掉他钱包里的钱,将倒地半裸的司机留在精液斑斑、满地淫水的车厢后坐计程车回家了。

  梓铃事后并没有报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作为不良的自尊心,随随便便找警察叫她以后在其他朋友面前颜面何存;另一方面当然是不希望被人知道自己被轮奸的事,无论对自己而言、对自己的男朋友而言、对家人及其他朋友而言……
  直到现在,梓铃仍然感觉到小穴、肛门还有子宫都隐隐作痛,可想而知他们当晚干得何其激烈。而梓铃也发誓不会就此罢休……

  这时,一个穿着背心的男人坐在梓铃旁边,只见这男人的身材异常壮硕,全身满佈蛮横的肌肉,身上的背心都好像快要被肌肉撑至爆裂,加上从背心露出的手臂可以看到大大的老虎的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闲闲之辈。

  这个巨汉并不是梓铃的朋友,真要说的话,应该是僱员与僱主的关系吧。
  「目标是谁?」声音完全不带起伏,巨汉冷冷地说道。

  「我没有他们的相片,不过他们是五人组,我知道他们的名字以及他们学校的校徽。」梓铃说。

  原来这个巨汉是梓铃僱来的打手,目的不是别的,当然是为了复仇,虽然也想对另外几个干过她的大叔复报,但梓铃那时神志不清,不要说名字,连他们有几个,长着什么样子也不记得……但唯独那五个小鬼,梓铃发誓绝不会放过他们!
  不负梓铃期待,巨汉很快就完成任务,梓铃也确认了他们都被打至重伤被送入医院,他们虽然伤得很严重,肿如猪蹄,这个词最适合形容他们的全身上下,唯独没有骨折之类可能会导致他们日后留有后遗症的严重创伤,这算是梓铃最后的怜悯吧……

  在教训那群小鬼的同时,梓铃亦不忘让巨汉将他们手机里有关自己的相片及影片全部删除。

  这样事情就告一段落了,梓铃是这样想的。然而,现实却总是事与愿违……
                ◇◇◇

  报复成功后的一个月的某个早上,梓铃一如以往地走在上学路上。虽然梓铃是个不良少女,但为免父母啰嗦,还是有好好完成作为学生的义务。

  看看手机显示的时间,梓铃不禁皱了皱眉,第一节课已经上到一半了。要是因为严重迟到又要家访的话,梓铃可受不了,於是她只好狠下心头,选择了一条快捷的路线。

  那是一条偏僻的小巷,那里绝对称不上是清洁的道路,平日都不会有人经过,梓铃也是不想选择那种路就是啦。

  没想到,梓铃如此的决定却使她后悔莫及……

  「啧啧啧~~」

  梓铃走在小巷的中途,突然感到身子一软,整个人瘫在地上。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到有人把自己抱至墙边。梓铃费劲地转过身子一看,立即面如铁青……

  梓铃的眼前站着五个初中生,不用说,当然是俊文等五人,只见他们面上佈满瘀伤,却仍露出灿烂的笑容,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就在梓铃还在目瞪口呆的期间,子健将她的双手举高过头,用手铐扣在梓铃头顶的排水管上。

  「又见面了,曾梓铃~谢谢你之前的关照~现在这种时间……迟到是不好的啦~」俊文说着,一边抚着还有点肿胀的脸颊,一边抛抛手上的电击器。

  「你……们……」梓铃感到自己的舌头都麻痺了,不能好好说话。这时她心里闪过无数个思考。

  为什么自己不打至他们残废……

  为什么自己要选择这条小巷……

  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是梓铃做的……

  还有,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

  看到梓铃恐惧的表情,俊文嬉皮笑脸的说:「我们的仇家可多的很啊~我们最初也不知道曷谁做的,不过……」

  俊文说到一半稍稍停了下来,身后的阿进上先向梓铃亮出一张相片,梓铃顿时感到一阵眩晕。这竟然是梓铃被三通翻白眼的相片!地点是公车上……

  俊文又继续说:「梓铃姐姐真笨呢~只把你自己的相片删除不是告诉我们是你干的吗?是说,世上好像有叫做电脑的机器,我们早就把你淫荡的写真做了备份啦~」

  「……」梓铃不禁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后悔莫及,自己怎么会这么笨……
  这时,站在一旁的伟伦说:「不是啦,俊文!她是想被再干一次,所以才故意让我们发现的!哈哈!」

  「就是、就是!梓铃一定是上次被我们干得太爽,上瘾了吧~」小虎也附和着。

  俊文则是笑着说:「嘿嘿!有道理~对了,上次被我们射在子宫里,有好好怀孕了吗?」

  说着,俊文轻抚梓铃肚子上的制服。

  梓铃没有回答,亦不想回答,於是别过脸。俊文也没有说话,但手上的电击器却发出「啧啧」的声音,逐渐接近梓铃。

  「没……没有……」梓铃在无声的威逼下只好回答。

  「不是受孕期?」

  梓铃微微点了头,含屈地闭上双眼。

  「是喔~距离上次差不多过了个半月了,那么这段时间不就是受孕期吗?」俊文说。

  听到俊文的话,梓铃忍不住又睁大双眼,的确正如俊文的推测,再过几天就应该是梓铃的经期了……她无法想像再被那根硕大的肉棒射在子宫里的情景,惊恐的同时子宫又回忆起那种感觉而隐隐作痛……

  「放过…我…吧……」但愿这无力的求饶可以得到他们的怜悯,梓铃努力地活动麻痺的舌头说道。

  「嗯~怎么办好呢~总而言之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吧~那么第一条,梓铃有男朋友吗?」

  梓铃双手被锁上,全身瘫软在偏僻的小巷里,她实在想不到任何可能逃生的方法,唯有暂时顺从他们的意思吧。梓铃点点头。

  「叫什么名字?」

  「关……乐…宇……」

  「过几天就来经期了吧?」

  梓铃无言地点点头。

  「很好~」

  俊文说着,顺手到梓铃的制服裙的口袋里搜索了一番,拿出了她的手机和钱包。同时阿进则从自己带来的包包里拿出一部摄录机,还用三脚架架起,镜头当然是对着梓铃。

  就在梓铃茫然看着眼前的一切的时候,俊文翻看着梓铃的手机,说:「关…关…关……找到了……关乐宇。」

  确认找到梓铃男朋友的电话后,俊文又在手机上按了几个键,接着就将手机随便塞进梓铃的书包里。

  「你做了什么?」梓铃皱眉问道,同时发现自己的身体机能开始回复正常了。
  「没什么~只是把你的通讯录发送给我们罢了~」俊文一派轻松地说道。
  「你想怎样!?」梓铃的语气突然强硬,当她想到这几个人要对自己身边的人不利便心惊起来。

  「当然是为了以防万一,要是我们再有什么不测就将你写真发送过去~还有……」俊文又看向旁边架起的摄录机,说:「我们想帮你摄制一部AV啊~嗯……就叫《淫贱女高中生野外受孕实录》吧~顺便把这影片传给你男朋友也不错~」
  「不要!」梓铃立即叫喊道。

  俊文的回答则是:「都说是以防万一啦,你好好听话就没事了~还有我不要再听到『不要』!不然我马上就把你的艳照发送出去!」

  一直嬉皮笑脸的俊文在说话的最后突然变得严厉起来,吓得梓铃说不出话来,他怎么看都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我们接下来就解开你的手铐,之后照我们的指示做就好了,知道吗?啊,不用回答了。」俊文说着,示意子健解开梓铃手上的手铐。

  虽然身体重获自由,但梓铃可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从这五人手上逃出去,渐渐感到绝望了……

  (我要在这里因奸成孕吗……)

  可是,事情并没有梓铃想得这么简单,摄录机启动了。

  「那么先做自己介绍吧~」伟伦担当旁白一般似的对镜头说道,并用眼神示意梓铃自己介绍。

  梓铃轻咬嘴唇低着头,她没想到他们不但要轮奸自己,还要在镜头前如此羞辱自己,没有选择的她只好说:「我──」

  「抬起头看着镜头!」伟伦斥责道。

  梓铃依言抬起头,只见她的眼泪随时要夺眶而出似的,双眼水汪汪,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叫曾梓铃,今年十七岁……」

  『学校!三围!』阿进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块告示板,在上面对梓铃作出指示……

  「我就读××高中三年级……三围是36D、25、37……」

  梓铃说着,伟伦竟然从俊文那里接过自己的钱包,拿出里面的学生证亮在镜头前面!要是这部影片流传出去的话,梓铃就再也回不到正常的生活了,如今之计好顺从他们,迁怒他们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

  (我要撑过今天把他们通通杀掉!)梓铃内心立下决意。

  「是处女吗?」伟伦问。

  「不是……」

  「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伟伦又问,这时镜头那边传来「啪啪」的声响,梓铃看去,简直怀疑自己眼花了,呆呆地眨眨眼。

  (这……开什么玩笑!!!)

  「……」

  看到梓铃沉默不语,俊文走进她的视线范围,对她亮出手机,上面的背景不用多看就知道是自己被干的相片了,相片之上还有一个系统对话方块……

  『相片确定发送吗?』

  不良女高中生的屈辱(二)偏僻小巷。png

  单单俊文这么一个动作就把梓铃完全推进绝望的深渊了,梓铃再也无力反抗,也再坚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然而她却露出笑容说出告示板上写着的说话。
  「我从小就是个淫娃,小学开始就每天自慰,小五那年还求欲不满走到公厕让不认识的男人破处了。」

  梓铃一面流泪,一面笑着说出淫荡的自白,俊文等人都满意地笑了。伟伦还继续羞辱梓铃,说:「噢!真是名副其实的淫娃呢!那升中学以后怎么样?」
  「自从小五被破处以后,我就欲罢不能,几乎每天都到公厕让别人操。升中学一个月以后就跟全班同学干过了,之后每逢午休在男厕里度过,每天都被灌满肚子的精液。我喜欢被内射及吃精液,不时都被中出后再把精液挖出来吃,现在已经是个万人骑的大淫娃。」

  「哈哈!那么你今天应该很兴奋吧?说说你现在要做什么?」伟伦说。
  梓铃感到自己快要崩溃了,但仍然无法反抗,朗读着告示板上的一字一句。
  「我是个发情的淫娃,无时无刻都想被干,就在刚才上学时看到几个初中男生,小穴又湿了,於是乞求他们把我轮干。」

  「太淫荡了吧!竟然连比自己年少的男生都不放过,看到你苦苦哀求我们才免为其难上你啊!怎么样,想到一会儿可以被干,淫水又氾滥了吧?」

  「是的。我那淫贱的小穴已经痒到不行,求你们快来插爆我的烂穴吧。」
  「啧!真是个万人骑的婊子!那么想我们干你的话,就先表演一场脱衣秀,当众自慰高潮吧!」伟伦说。

  告示板上没有其他字句,阿进亦自顾自地打它收入包包,看来淫荡的自白结束了,但现在才是刚开始……

  梓铃沉默了一会儿,貌似等得不耐烦的俊文又再操作起手机来。梓铃见状唯有把心一横,伸手到胸前的领带,一下子将它拉扯下,随后一件、两件……
  很快,梓铃身上只余下粉红色的内衣裤。

  「嘘~粉红色~明明是淫荡女竟然装纯情~」一直在旁边沉默的小虎这时吹起口哨来,使梓铃低着头脸更是红得像苹果一样。

  梓铃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身上最后的防线脱下,双手掩住胸部和阴部,站在不知何时会有人经过的小巷里,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与阴暗的小巷形成对比,显得更加雪白,看到几个男生在她脱衣的过程中,裤裆已经涨鼓鼓了,梓铃更是害羞我低下头。

  「那么开始你的自慰秀吧~」伟伦说道。

  「是……」说着,梓铃以脱下来的制服作为坐垫,坐在地上,右手手指开始在小穴上抚摸。

  「把双腿伸开!」

  「扒开小穴让观众看看嘛~」

  绝望的梓铃已经认不清是谁对她下达命令了,只感到脑袋一片混乱,羞耻得耳根红得像火烧一般,身体却像人偶一样依照吩咐活动。她在镜头把双腿分开至一字形,还用双手抓住阴唇左右瓣开。

  「哈哈!真的照做啊!她一定是在镜头面前暴露身体感到很兴奋啊!太淫贱了!」阿进看着镜头里的画面说道。

  梓铃单手扒开自己的小穴,肉壁暴露在镜头面前,另一只手则用手指在里面抠挖,彷彿真的AV女优一样在镜头面前表演自慰,唯一不同的是她泪流满面……

  梓铃一面流泪,一面自慰,她甚至浮现出自尽一了百了的冲动,可惜她却没有如此的勇气。作为不良少女,梓铃经常横行霸道,但除了恶劣的性格外,她又跟普通女生有什么分别呢?打破她强硬的外在后,她的内心甚至比普通女孩子还要软弱。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从没想过对方竟然是比自己年少的男生……

  她更从没想过竟然被同一群小鬼一再凌辱……

  在莫大的屈辱底下,梓铃的身体却不争气地感到兴奋,只见小穴在手指的摩擦下不断溢出淫水,使梓铃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个淫荡女。

  这时,看到梓铃开始有感觉的俊文把一些东西抛到梓铃身上,那是林林种种的淫具,他说:「只是用手不够爽吧?用上你放在包包里的玩具好好爽爽吧~」
  为了进一步羞辱梓铃,俊文不但要她用上这些淫具自慰,还强调淫具都是她自己的,突显她淫贱的一面。

  俊文由此至终都握着手机,好像在强调他随时都能摧毁梓铃的人生一样。梓铃无奈下听从吩咐,她拿起其中一只跳蛋,按在自己的小穴上抚摸,当众自慰的羞耻加上跳蛋的刺激使梓铃感受到的快感加倍,跳蛋在小穴上游走了一会儿,她就受不了了。

  「啊……嗯…要去了……」

  说着,梓铃就泄了,顾不得地上的肮髒,她就躺在地上喘息了。

  「喂喂!那么快就泄啦?不愧了淫荡女!不过可别想休息啊,好好用上所有淫具自慰一次!」伟伦在梓铃高潮后喘息的期间,仍然不断揶揄她。

  俊文则是冷冷地说:「十分钟。把地上的淫具都用在身上自慰一遍。」
  梓铃看了看地上的淫具,光是跳蛋已经有二十多只,大大小小的按摩棒也不下十根,此外还有数支肛门按摩棒和震振荡器。梓铃面色一沉,哀求道:「不行……让我休息一下……」

  「还有九分二十八秒。」

  说话没有任何高低起伏,显得格外心寒,梓铃可不敢想像违抗俊文的命令会有什么后果。她拖着无力的身体坐起身,伸出双手,抓起一支按摩棒和另一只跳蛋,同时侵犯自己的小穴。

  镜头里的梓铃真的如同她的自白一样,无疑是个淫荡的女学生。她一手拿着按摩棒抽插自己的小穴,另一只手则拿着跳蛋按在自己的阴核上,为免他们怀疑做假,梓铃只好把淫具的开关都打开,可是这样一来,她就真的在表演淫荡的自慰秀了……

  「嗯……嗯…啊…嗯……嗯……」

  梓铃一边呻吟叫苦,但双手却不曾停下来,就像求欲不满一样疯狂抽插。
  「嘘~真的很淫贱!」小虎间中仍不断地揶揄她。

  如是者,梓铃在接下来的时间,就像人偶一样,在自慰、高潮、失神、又再抓起新的淫具当中不停循环。梓铃周围的地面都被她的淫水弄湿了,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地上洒水的掩眼法,小巷里充斥了淫乱不甚的气氛。

  然而,纵使梓铃多么努力,她的体力还是有有限的,每次高潮失神,她就越来越虚弱,持续自慰了七、八分钟,梓铃已经高潮了五、六次。

  就在梓铃再次高潮的时候,她已经连坐起身子的力气也不余了,瘫倒在湿润冰冷的地上,直到时限完结为止的两分钟,她只是躺在地上看着眼前大量的淫具……

  两分钟过后,俊文说:「十分钟过了,梓铃姐姐连一半的淫具也没有用到啊~」
  「该怎么办呢?」伟伦在镜头前装模作样的说道,其他人也在一旁用说话侮辱梓铃。

  到了最后,还是由作为老大的俊文说出结论:「让我们帮帮梓铃吧~」
  说着,包括负责摄影的阿进在内的五人一同走到镜头前,务求热心帮助梓铃完成表演。

  最先上前的是阿进,他刚才一直看着镜头已经兴奋不已了,现在终於有机会一尝梓铃的身体到底有多淫荡。

  阿进先是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一小卷封盒胶纸,似乎是当初为了防止梓铃有突发性的反抗而准备的,只是看来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他俐落地撕出两小块胶纸,又将两只跳蛋固定在梓铃的乳头上,用胶纸贴好。

  经过多次高潮的梓铃,两颗粉红色的小乳头早已充血凸起,而且变得非常敏感。只是,阿进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一上来就将跳蛋的功率调至最大。瘫软在水泥地上的梓铃随着跳蛋的振动而颤抖,以沙哑的声音呻吟起来。

  「嗯……啊…啊……不……嗯…啊……停…嗯……」

  「不要停对吧?我懂的,我会好好让你爽爽的~」

  阿进说着,又拿起跳蛋往梓铃的小穴里塞,一只、两只、三只……按着又偶尔将几只塞到她的肛门里。

  阿进像发疯似的将跳蛋往梓铃的两个穴里塞,连当初被梓铃使用过的都不放过,他不消一会儿就把地上的跳蛋全都用光了,他无暇计算自己用了多少只,只见从梓铃的小穴和肛门里,分别伸出了十多条五颜六色的电线,电线又连接着摇控器。

  「哈哈!这样不就一次性把跳蛋都用光了吗?梓铃真笨~」抚摸着梓铃微微凸起的小腹,阿进又说:「那么看看你可以忍耐多久吧!」

  语毕,阿进把一个个的摇控器开启,只见每当跳蛋启动后,它与其他跳蛋碰撞,发出「咯咯咯……」的声音,整条小巷很快就被「咯咯」、「嗡嗡」的声音覆盖了。

  本身瘫软得连手指也动不了的梓铃也扭动起身体来,无数只跳蛋的蠕动使她十分难耐,每多一只跳蛋开始振动,梓铃都感到自己好像高潮了一次一样,淫水源源不绝地渗出。

  「嗯……啊…拔…拔出来……不……嗯…我…快……死了……啊……」梓铃说着,全身又抽搐了几下,似乎又高潮了。

  阿进看到梓铃高潮到精神恍惚的样子大喜,说:「告诉我,你爽不爽?」
  「爽……啊…爽死了……」梓铃意乱情迷,顺从阿进的说话回答。

  「好!我们让你更爽!」

  五人心灵相通,听到阿进的说话后,四人立刻上前。

  先是俊文拿着两支振荡器,一支在梓铃的侧腹游走,另一支调戏她的阴核。
  「嗯……嗯……嗯…啊……」梓铃低呻着。

  之后伟伦拿着按摩棒,一根顶着跳蛋,直接插进梓铃的小穴,另一只手拿着两根往她的嘴里塞。

  「唔唔……」两根按摩棒死死的撑着梓铃的嘴巴,使她发出痛苦的叫声。
  而小虎同样手执按摩棒,不过是肛门用的,地上只有两支肛门用的按摩棒,不用说,他当然是选择比较大的一根,毫不犹豫就插到梓铃肛门的深处。

  「啊!!!唔唔唔……」梓铃惨叫了,上次虽然已经有十个人干过后门了,但经过一个多月的疗养后,她的身体也回复到原本的状态,狭窄的肛门再次遭受到撕裂般的痛楚,使梓铃恸哭大叫。

  眼见梓铃身上可以玩弄的地方的被霸佔了,子健露出困惑的表情,几度打量梓铃的全身上下,还是找不到下手处。他又要经意看到地上较小号的肛门按摩棒。
  「………!」

  这五个人虽然都不是好傢伙,每人都有作奸犯科的事迹,但子健却堪称五人中最变态的一个,之前他就曾经把拳头塞进舞厅小姐的小穴里。

  此外,子健在升中那年还把校内的一个学姐奸淫了,由於那位学姐在气愤下掌掴了他一巴,子健竟然用自己粗壮的肉棒把几只跳蛋顶入她的子宫里了。
  其后那位学姐被送往医院,她当然不敢揭发子健的恶行,但优秀的警察们还是怀疑子健。警方派来一个女警调查子健,他发觉后居然胆大包天地把女警迷奸了。他把那个女警吊起来凌辱了一个星期,最终成功使她堕落,成为自己的奴隶,对子健的调查亦不了了之……

  这样的子健看到地上的肛门按摩棒,想到的事只有一件。他拾起按摩棒走近梓铃,先是用双手抚摸她的全身,脸颊、颈、胸部、腰、小腹,然后是阴核,最后手指停留在阴核稍微下面的位置。

  其他四人看到子健手上的东西和行动,终於明白他的意图了。俊文坏笑地说:「真有你的~每次都让你想到这么好的点子~」

  「哈哈~这女人不会坏掉的吧?」小虎说道,但完全感受不到担心的语气。
  「你笨蛋啊!她这么淫荡才不会这样就坏掉啊!」伟伦说。

  「就是!我还觉得不够刺激呢~」阿进附和着。

  得到几人的讚赏后,子健高兴地抚摸梓铃的尿道口。梓铃似乎也明白他的意图了,惊恐地扭动身体。

  「唔……唔唔……唔唔唔…唔……」梓铃拼命对子健摇头,嘴巴被按摩棒封住,说不出话来。

  (骗人的………)

  看着梓铃拼命挣扎的样子,几个人的虐待心理更是高涨起来,子健说:「嘿嘿~我这下就要你爽翻天~」

  说着,子健将肛门按摩棒抵住梓铃的尿道口,用力一插……

  「啊!!!!!!!!!!!!」

  小巷随即响起梓铃的惨叫声,按摩棒没入她的尿道了……

  虽说按摩棒是肛门用,而且是小号,但直径还是有1。5公分粗。尿道口撕裂的痛楚传遍梓铃全身,同时全身弓了起来,猛然地抽搐,她又再次高潮了。
  「嘿嘿~连插尿道都有感觉,真是变态女~」子健嘲讽地说:「变态女不会被插入就爽够吧?我来让你更爽,让你永远忘不了尿道被插的快感!」

  说完,子健就坐言起行,狭窄的尿道被按摩棒撑着,每一下抽插都有强大的摩擦力阻碍,但子健怎能忍受不上不下,慢吞吞的抽插呢?他完全没有顾虑梓铃的痛楚,用力快速抽插着。

  只见梓铃被子健插了十多秒,双眼就翻白了,每一下抽插,按摩棒都摩擦着整条尿道内壁,摩擦力之大,甚至可以看见尿道壁都被翻出来了。痛楚就已昇华,至今无与伦比的快感使梓铃不停攀上高潮……

  终於,被操作成自动拍摄的镜头底下,梓铃被五人用无数的淫具弑虐,她一次又一次的表演绝顶的高潮,崩溃的窘态完全收录在镜头下,摄录机显示的拍摄时间是1:54:29……

  梓铃已经被凌辱了整整两小时,然而对五位初中生来说,这还没有进入主题,梓铃的恶梦现在才开始……

            第3章偏僻小巷(下)

  经过整整两小时凌辱后,梓铃已经筋疲力尽了,长时间的自慰,不,强制自慰使她连睁开眼睛的力量也不余,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使她感到刺痛,但她依旧一动不动。

  看着眼前全身赤裸的梓铃,俊文等人露出淫邪的笑容,与梓铃相比,这五人在这两小时可说是养精蓄锐,很难想像梓铃接下来如何应付五个精力充沛的中学生。

  「这样不就又是奸屍了吗?很不过瘾……」小虎露出困惑的表情说道。
  俊文则是悠然自得的说道:「嘿嘿,我就知道你们会把她玩成这种窘态,所以早有准备~」

  说着,俊文从口袋里拿出一瓶液体,其余四人大喜,阿进率先问道:「这次的又有什么功效?」

  「啊……没有,这次的只是普通的营养剂而已。」俊文说。

  「欸!?为什么?你平日弄来的,不是催情药就是自白剂,为什么这次的那么普通??」小虎又说道。

  「嘿嘿~你不懂啦,我们的梓铃姐姐本来就够淫荡了,才不用那种东西呢~」俊文笑着说。

  「哈哈!也对!」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俊文也没有多说话就把那瓶液体灌到梓铃的嘴巴里。
  梓铃不消一刻就清醒过来了,她坐起身子发现自己嘴角流出的液体露出惊恐的表情,不知道他们为自己灌了什么迷药,又回复强硬的语气说道:「你们让我喝了什么!?」

  「不知道呢~你等一下可能会知道也说不定?」俊文说道。

  俊文以含混的口吻说话,使得梓铃深信自己一定是喝了春药什么的,心里一抹不安。

  没有让梓铃思考的时间,俊文等人就准备进入下一阶段了,伟伦再度以旁白一样的语气说道:「那么让各位观众久等的,今天的主题要开始了!」

  梓铃回想起俊文一开始对她说的话……

  『我们想帮你摄制一部AV啊~嗯……就叫《淫贱女高中生野外受孕实录》吧~顺便把这影片传给你男朋友也不错~』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撑过今天,但梓铃还想避免这种事态,她对俊文说:「你们就这样放过我好吗?我答应你们绝对不会向你们报复的!我也给你们玩到快死了,让我走吧?」

  「啊……就算我肯放过你,你也要看看他们想不想放你走啊?」俊文不以为然的回答。

  「快死?我看你是还爽不够,想人干爆你的小穴吧?」子健说着,已经把裤子脱掉了,其他人也如是,看来他们压根子没想要放过梓铃。

  一度使自己畏惧的肉棒再度出现在梓铃眼前,使她不禁倒吸口气,曾经直捣自己的子宫的巨棒让她下意识地双手撑着地面后退了几步。

  看到梓铃作势逃走的样子,子健一把抓住梓铃的金发,眼神十分锐利,说:「你试逃逃看?我不会像俊文一样把你的相片发放出去那么简单。想想看,我会将乒乓球一个又一个,硬生生地塞进你子宫里,把你的肚子撑得像怀胎十月一样。」
  「不要……」梓铃完全让恐惧了,双眼睁得斗大,浑圆的眼珠清晰地反映着子健狂气的样子,从未感受过的恐怖使她连牙齿也不禁发抖。

  「那你应该懂怎样做吧?」子健说道,用力推开梓铃的头,在跪在地上的梓铃的面前,子健的肉棒早已高高挺起,指着梓铃的鼻子看。

  梓铃怎会不明白子健的意思,她也知道自己迁怒不了他。梓铃用双手捧住子健的肉棒,肉棒热得炙手,像烧红的铁棒一般。她伸长舌头,舔着肉棒的每一个部位,又腥又臭的味道简直让梓铃作呕。

  很快,肉棒上就满佈晶莹剔透的唾液,梓铃忍辱将肉棒含在嘴里,口腔炽热得要溶化一样。

  然而,整整20公分的肉棒怎么可能纳入梓铃的樱桃小嘴里,纵使梓铃没有敷衍了事的意思,当肉棒深入自己口腔的时候,梓铃竟然还看见大半根肉棒留在外面。

  子健看到梓铃不敢怠慢,拼命将自己的肉棒深入口腔的样子坏笑着,说:「嘿嘿~这样才对,我的肉棒很好吃吧?这么辛苦,要我帮帮你吗?」

  子健在最后几个字加重语气,使梓铃心生恐惧,更是摇着头,卖力地将肉棒含住,但怎么努力还是有一半在外面。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分钟,梓铃的嘴巴都痠了,子健还是一动不动地笑着,一看就知道他只是在享受,而远远还没到「爽」的程度,这样只会没完没了,梓铃越来越着急。

  众人贼笑,一直看着梓铃努力口交的淫荡样子,这时伟伦说:「喂喂?可以快一点儿吗?这样都要等到天昏地暗了,子健你就帮帮她吧!」

  「好!」

  应声,梓铃只感到自己的头被强而有力的手掌捧住一把向前推,就这样,20公分的肉棒真的整根插入她的嘴里了,棒身深深插入喉咙,强烈的呕吐感涌出。
  子健虽然很变态,但他终究对看人呕吐没有兴趣,他适时地抽出肉棒,梓铃这才稍稍松一口气,立即不断咳嗽。

  「哼,连口交也不会啊?你真是胸大无脑啊,我给你五分钟,再不能让我射的话,就由我让你射!」

  梓铃明显子健的意思,他又会用各种方法令到自己潮吹,这样被他玩下去一定会令自虚脱死的,这样想着的梓铃立刻含住子健的肉棒,嘴巴用力的吸吮。
  「喔!变得积极起来了,很好呢!」子健满意地说道。

  这时轮到俊文拿着摄录机,他看着镜头前的梓铃说:「这怎么看都是个痴女吧,真下流!」

  「嗯嗯……嗯……嗯…」

  梓铃已经无暇对这些羞辱自的说话一一反驳了,她用心吸吮眼前的肉棒,用舌头舔遍整根肉棒,双手不断套弄,也尽可能让肉棒深入口腔,为子健带来更大的快感。

  「嗯……不错嘛,用心不是也做得到吗……再往里面一点…对……就是这样……」子健似乎很满意梓铃的表现,也没有再对她动粗了。

  然而,梓铃积极的表现只是徒然增添这些禽兽的欲望,加快自己即将迎来的恶梦。

  终於,经不起梓铃用力的吸吮,子健忍不住就射精了。

  「喔!想做不是做得到嘛……要射了……将屁股凑过来!」

  没想到,子健突然拔出肉棒,转身走到梓铃的身后,一下子就插进她的小穴里,将滚烫的精液通通射在里面。

  「啊!!!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啊呀!!!」

  梓铃可以清楚感觉到子健的肉棒顶到自己的子宫,精液直接射到子宫内,让她不禁全身抽搐了几下,又再达到高潮了……

  (啊……怎、怎么这么简单就高潮了……我……难道我真的喜欢这样……不是!一定是他们刚才灌我喝了春药才会这样!)

  「呵呵,被中出也会高潮啊,果然淫贱女高中生不是浪得虚名的。」

  「我……呜……」

  子健自顾自说,还不等梓铃反驳,就将射完精的肉棒抽出来,回到梓铃面前,硬生生将肉棒塞进还在高潮余韵中的梓铃的嘴里。

  「唔……嗯嗯……」

  混合着自己的淫水和子健的精液的肉穴传来噁心的气味,但梓铃的头却被子健用力按住,想逃也逃不了。

  这时,梓铃感到身后再度遭到异物的入侵,她还来不及回头确认,就传来异物的主人的声音了。

  「嘿嘿,野外受孕第二发要来啊!」

  是阿进的声音,绝望的梓铃终於连头也不回,自暴自弃地为子健口交。
  俊文看到梓铃放弃了,说道:「看来姐姐终於到认了,我们今天就确确实实让她怀上吧。」

  阿进立即回道:「那当然!今天不把这婊子干到大肚,她休想离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梓铃心想,昔日恃势凌人的气焰已经荡然无存了,今天是她的危险日,要是这群初中生有心的话,梓铃毫无疑问很机会会怀孕的,莫名的屈辱使她不禁再次流出泪水。

  「哈哈,姐姐又哭了,看我好好安慰你吧,让你上天堂吧!」

  阿进说着,双手抓住梓铃的屁股,快速前后摆动,肉棒进进出出,每一下都顶到花心,把精液挤出来。

  干了百来下,梓铃已经被弄得头昏脑胀了,哀叫声也逐渐变成「唔唔唔」的呻吟,阿进对她的表现感到十分满意。

  「嗯……很爽吧,婊子就是爱人骑的……嗯……射、射了……」

  这时,子健把清理乾净的肉棒从梓铃的嘴里拔出,立刻就听到她娇媚的呻吟声。

  「啊……好热……又、又射在里面了……又……又要去了……啊啊啊……」
  「哈哈,我看她都爽到忘记自己是被轮奸了!」阿进说道,又和子健一样将肉棒塞进梓铃的嘴巴清理。

  就这样,五人不时更换负责摄影的岗位,几人不断轮流强奸梓铃,她的小穴没有一分钟是合上的。

  这时,梓铃的身上并没有沾上大量精液,然而,当看向她的下身时,就会出现泥泞不堪的小穴,从肉棒和小穴的交合处可以清楚看到白浊的液体。这也难怪,因为这就是五人的目的,他们很有共识地将精液射在小穴里。

  经历连续中出的洗礼,梓铃已经数不清自己高潮过多少次了,她的小穴越来越敏感,现在每当有人中出时,她都会不自主地高潮颤抖。

  (啊……我、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梓铃为自己不断在轮奸底下高潮的身体感到羞耻,但她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他们让她喝下春药的错,所以渐渐也没有再抑压自己,被轮奸的痛苦开始全部变成了快感。

  「嗯……射了……」俊文说着,插在梓铃里的肉棒也随即射精。

  「嗯……啊呀……」同时间,梓铃又高潮了。

  EC06A3。jpg

  「呼……小淫娃,都高潮过几次了,还浪叫得这么淫!干!」俊文讽刺道。
  「没、没这种事……是、是你……你让我喝下春药的……」梓铃反驳道。
  俊文听完梓铃的话后,笑着说:「春药?你是说你刚才喝的?你说这个?」
  说着,俊文拿出刚才让梓铃喝下的液体,凑到梓铃面前,上面有标籤写着「营养剂」,梓铃看到后顿时大受打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呵呵,看到了没有?我只是舍不得把你干死,才让你喝下营养剂啊?你之所以会高潮连连,是因为你是个淫荡的婊子而已。」

  「不……不会的……」

  俊文的话深深的烙印在梓铃的心里,她连反驳的说话也找不到,得知事实后,她开始感到自己的理智逐渐崩溃了……

  梓铃的轮奸受孕地狱还没有结束,在俊文说完那番话后,梓铃的眼神变得极奇空洞,反应也变得薄弱,只是像一个人偶一样,任人摆佈。

  这让正在干她的小虎感到不悦,他自地上拿起了一根20公分长的按摩棒,冷不胜防的用力刺进梓铃的屁眼。

  「啊啊呀!!!!!!!!!!!」

  屁眼突然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楚,梓铃不禁大叫起来。

  「啊呀!!好痛!!拔、拔出来……」

  「哼,干你也没什么反应,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这样总算叫给你一点刺激了吧?」

  「好痛……求、求你……快拔出来……啊!不、不要动……嗯……」

  不等梓铃把话说完,小虎就双管齐下,他握着按摩棒用力抽插,同时肉棒也不饶人的猛干,纵使梓铃的心情的怎么低落,还是忍不住呻吟起来。

  「嘿嘿,这样才对!再叫得悽厉一点吧!」

  说着,小虎将按摩棒的开关打开,强烈的刺激有如电流一样直通梓铃全身,使她瞬间痉挛了。

  「啊啊啊呀……不行……不行……脑子……一片空白……已、已经忍不住了……啊啊……」

  一道金黄的水柱从梓铃的胯下流出,梓铃高潮到失禁了,只是她不但全身抽搐痉挛,还双眼翻白了。

  「哈哈,姐姐爽到失禁了,都高中生了,竟然还在其他人面前尿尿啊!」
  无耻的羞辱这时根本传达不到梓铃的耳里,因为她已经失神过来了。

  「嘿嘿,爽到说不出话来吗?我很高兴啊!」

  小虎看着自己的傑作异常兴奋,用力抽插几下后,又在梓铃的小穴里射出来了。

  「呃……呜……」

  轻轻的叫了一声,不用说,梓铃高潮了。

  现在算起来,五人已经分别在梓铃的小穴射了三次以上,梓铃的腹部也因灌满精液而微微胀起。

  当小虎拔出肉棒后,失去支撑的梓铃已经瘫软无力的趴在地上了,俊文给她拍了一个特写后说:「呵呵,姐姐今天的表现真在太好了,我们拍到很好的片子啊。为了报答姐姐,我特别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啊。」

  梓铃迷迷糊糊,感到俊文把一根按摩棒插进自己的小穴里,但她没有理会,因为她已经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

  「我们还会回来的,在那之前,好好养好身子吧,可别被我们干死啊。」
  留下这样的话,俊文一行人就离开了,余下梓铃一个人瘫在水泥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梓铃受不了凉风的来袭而惊醒,天色已经昏暗不已,她先先是呆呆的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后来又不禁流出泪来,她一边哭,一边穿起散落一地的衣服。

  「可恶……」

  可是,梓铃这时发现自己竟然穿着一条内裤,她看了看,顿时面如铁青,因为这据梓铃所知它有样别的名字……

  贞操带……

  原来俊文离开之前,就将按摩棒插进自己的小穴里,还为自己穿上这种贞操带,不说用,俊文戴上的,是没有钥匙打不开的一类,所以梓铃才如此害怕。
  梓铃又发现贞操带上贴了一张字条。

  『为了让你确确实实的怀孕,可不能让精液流出来啊!』

  梓铃看完后,立刻咬牙切齿,瞬间将字条撕成碎片,作为不良少女的她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这种屈辱。

  穿好衣服后,梓铃马上走出小巷,可是下身的按摩棒使她不好走路,从路人看来她走路的姿态怪怪的。梓铃身上也明显传出精液的腥臭味,但她毫不在意,满脑子只想着怎么对那五个可恶的小鬼报仇,不过在这之前,她有一件必须要做的。

  「先买个避孕药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