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熟女性奴隶王志平国外篇】(01)作者:marco513
字数:111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说明:原作者删除内容,故重新收录!
 
                第一章
 
  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近郊,一片幽静的公寓前,王志平刚刚结束了晨练,带着 一身的汗水回到家中。关上屋门后,王志平迅速脱下了自己汗湿的衣服,很快就 只剩下内裤和胸罩,王志平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很连贯的继续把自己脱到一丝 不挂。脱光衣服后,王志平轻轻歎了口气,感觉舒服多了。
 
  一年前王志平告别了自己的主人,离开国内,和儿子郭雷一起来到吉隆坡定 居。郭雷的收入还不错,王志平也已经49岁了,就没有再上班,而是给还没有结 婚的儿子做家庭主妇。郭雷已经交了一个当地的华裔做女朋友,有时候就住在女 方家里,所以王志平也经常会一个人过。这种生活让王志平很不适应,在国内时 她是一名忙碌的护士长,业余时间更是全部围绕着被主人调教来安排,几乎没有 一刻能够闲下来。原本王志平打算重新过上新的生活,但是却发现已经养成的一 些习惯实在是很难改变。
 
  在国内王志平一回到家马上就会把衣服脱光至一丝不挂,来到马来西亚最开 始的一段时间里,每次回家后第一件事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脱衣服,已经引起了郭 雷的一些怀疑,幸亏吉隆坡常年高温,给王志平借口是天太热而搪塞过去了。不 过至今王志平还是不习惯在屋里穿衣服,自己在家时一定是全身赤裸着,郭雷在 家时就不能这样,不过也只是真空套一条睡裙。王志平也知道这样不好,所以睡 裙都是选择比较宽松的,裙摆也都在膝盖以下,不仔细观察的话至少发现不了她 没穿内裤。郭雷对此倒是没有太多说法,也觉得妈妈比较怕热吧,而且年近五十 了,在家里的话穿的随意点也没关系。
 
  另外王志平原来经常被主人调教,活动量还是很大的,现在发现自己已经闲 不下来了,于是干脆养成了锻炼的习惯,每天早晚各一小时二十分锺的拉伸运动 加跑步,身材倒是保持得很好,出国之前王志平已经摘掉了身上容易暴露身份那 些羞人的金属环,只留下了最隐私的阴蒂环没有取下,因为王志平其实很偏爱乳 环,觉得和自己的大奶子很配,所以特意在原来乳头的孔上穿上了类似于耳钉的 配件,既不会看出异常又能保持孔洞的畅通。
 
  就这样王志平也慢慢对现在的生活有些适应了,虽然还是会经常回忆起以前 被主人调教的日子,很希望自己淫贱的屁眼能够被无情的性虐,但是毕竟也能勉 强适应当前比较正常的日子了。只是最近王志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却又 说不出来什么。郭雷回家的时候比以前多了起来,作为一个母亲王志平还是很高 兴的,不过郭雷看向自己眼神似乎有点异样,但是王志平对此也并没有太往心里 去。
 
  「啊啊啊……主人,快来干我,干我的骚逼……啊……屁眼……屁眼也要… …母狗还要,还要啊……」
 
  空旷的公寓里传来女人淫荡的叫声,王志平正赤裸着身体手淫,她大大的分 开双腿,双手拼命抠着自己的小穴和屁眼,揉捏着硕大的乳房,指尖不时划过小 巧的阴蒂环,令身体一阵颤抖。就在王志平快要达到高潮时,手机的铃声响起了, 但是她却无暇接听,而是加快了手淫的力度,终于在一连串高亢的淫叫声中,王 志平全身抖动,一股亮晶晶的液体从小穴涌出来。高潮过后的王志平有点身体发 软,不过还是坚持着拿起了手机,果然是郭雷来的电话。寡居四年的王志平国内 已经没什么亲人,在马来西亚更是深居简出,所以除了儿子也基本不会有别人找 她。
 
  平複了一下呼吸,王志平回拨了郭雷的电话。
 
  「喂,妈,刚才忙什么呢?」
 
  电话接通,郭雷的语气轻松,略带着一些戏谑的口气。
 
  「哦,没,没干什么,在厕所呢。有事呀,儿子?」
 
  不知怎么回事,听到郭雷的发问,王志平有点慌张,赶紧岔开话题。
 
  「哦,明天不是母亲节嘛,正好又是周五,我晚上回家啊,给您过节。」 
  「好的好的,我准备好晚饭啊,你不用着急,我等你……好的,我知道,不 准备太多菜……恩恩,好的好的,明天见啊儿子。」
 
  挂断电话,还处在性高潮余韵中的王志平心里一阵温暖,在这个异国的土地 上,也只有儿子是自己的依靠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赤裸的身体和泥泞的小穴, 王志平不禁一阵脸红。
 
  「如果儿子知道自己的妈妈这么的淫贱,不知道会不会嫌弃自己呢?所以明 天一定不能手淫了,忍一天,别让儿子发现,可是……忍着也很辛苦的,不如… …」
 
  想到这里,王志平的手忍不住伸向了自己的敏感部位,很快,女人淫荡的叫 声又一次回荡在公寓中……
 
  第二天王志平一早就开始准备迎接儿子的到来,对于郭雷专门在母亲节回家 给自己过节这件事,王志平还是非常感动和重视的,也想要改变一下自己以往不 够庄重的样子,尝试着穿上内裤和胸罩,但是坚持了没多久,就觉得全身都非常 的不舒服,实在没办法忍受,于是王志平也认命了,把衣服脱光后继续准备晚餐。 王志平也觉得很难理解自己,在国内时,即使是主人调教自己最激烈的时候,只 要出了家门自己就会变成端庄贞洁的中年女人,可是一进屋,身上的任何一点衣 物都会让自己极其难受,必须要脱光才感觉舒服,到了国外这个习惯还是一直改 不过来,至今也只是能够勉强忍受真空的套上一件睡袍而已。
 
  「以前和主人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很怀念呀,我的屁眼总是那么充实。」
 
  此时这里王志平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开始变得燥热起来,但是想到晚上儿子还 要来,于是强迫自己不要再想,才慢慢的恢複过来。
 
  晚上郭雷如期回家,王志平也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都是郭雷平时最爱 吃的,母子一起吃了一顿晚饭。饭后王志平麻利的把餐具收拾好,母子二人在客 厅聊着天,聊了一会之后,郭雷脸上显出一些犹豫和挣紮的神色,随后又变得坚 定起来,他站起来说:「妈,今天是母亲节,我也给您准备了一份小礼物。」 
  王志平听到后脸上露出十分惊喜的表情,没想到儿子不但专门回来陪自己过 节,还这么贴心的为自己准备了礼物。此时的王志平心中满满的都是母爱,已经 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一个极为淫贱的性奴隶。
 
  郭雷去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小礼盒,送到王志平的手上。王志平接过礼盒, 感觉并不沉重,想起来这还是第一次收到儿子送的礼物,感觉眼眶都开始湿润了, 眼前郭雷的影像也变得模糊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志平竟然有些分不清眼前 的男人是谁,她眨了眨眼睛,影像变得清楚了些,是郭雷,又眨了眨眼睛,感觉 又像是自己以前的主人。王志平有些恍惚了。
 
  「妈,你不想拆开看看是什么礼物吗?」
 
  郭雷的声音把王志平从恍惚中拉回来,王志平忙不叠的答应着,揉了揉眼睛, 开始把礼物盒拆开。郭雷就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妈妈拆着礼盒,眼神十分複杂。 
  礼盒包装的并不複杂,王志平很快就拆开了,看到礼盒里的东西,王志平却 愣住了。礼盒里装的是一对亮银色的金属圆环,从大小、分量和颜色来看不是黄 金就是铂金,看起来像是一对耳环,又可以穿刺的结构,但是又不太像。王志平 也没往别处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既然是儿子送的东西,她心里也是非常欢 喜的。
 
  「妈,喜不喜欢?戴上试试,看看好看不?」
 
  「喜欢,当然喜欢,只要是儿子送的妈都喜欢。只是……妈平时都不带耳环, 明天妈去紮个耳朵眼再给你看啊。哦,还是先比划一下,你先看看。」
 
  王志平虽然觉得有点怪,但是想到可能是最新的时尚吧,就当做是耳环了, 还把圆环比到耳垂上,展示给郭雷看。
 
  「错了,妈,这个不是耳环。」
 
  郭雷一边说,一边走到王志平的身边,从她手中把圆环接过来,然后顺势贴 着王志平的身体坐下,伸手揽住了王志平的肩膀,嘴凑到王志平的耳边,用带着 神秘的语气小声的说:「妈,这个可不是耳环,您平时也从来都不戴耳环的,我 怎么会送您耳环做礼物呢?」
 
  说话的过程中,王志平感觉到儿子灼热的呼吸,郭雷还有意无意的用嘴唇触 碰了王志平的耳垂。在停顿了一下之后,郭雷继续说:「妈妈,这个礼物可是儿 子为您精心挑选的,也是你曾经非常熟悉而喜欢的,就给我戴上看一看吧。」 
  此时郭雷的语气变得有些阴狠和冷酷,搭在王志平肩膀上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不知道为什么,王志平非常敏锐的感受到了儿子对自己的称呼由「您」转变成了 「你」,连这种转变背后的含义似乎也略有所悟,身体不由的开始颤抖起来。此 时郭雷各拿起一个金属环,分别比在了王志平的胸前,带着一丝冷笑,用命令的 语气说:「妈,把它们带上吧,我仔细挑选的,一定很适合你。」
 
  看着儿子冷酷的笑容,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蔑视,王志平才知道自己 已经暴露了,儿子已经知道自己的淫荡和低贱,不过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图 挽回,不过声音已经颤抖了。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妈妈不明白呀。」
 
  郭雷突然暴怒了,抓住王志平娇小但丰满的身体大力的一推,把她推倒在沙 发上,随后自己也跪到了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志平。
 
  「不明白?装什么贞洁烈妇!告诉你,这是乳环,别说你不知道,你戴着它 们的时候不是很快乐吗,现在怎么又说不知道了呢?」
 
  郭雷喘了一口气,语气又变得平缓起来。
 
  「我亲爱的妈妈,您真是太不小心了,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不藏得隐密一点 呢?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发现了,我可不好办呀。」
 
  郭雷此时情绪有些不稳定了,再次变得怒气沖沖,双手抓紧王志平的双肩, 不断的摇晃她的身体。
 
  「你竟然把那些下贱的样子拍了下来,还留在家里,你是不是还很怀念呀, 是不是,说,你这个贱货!」
 
  此时王志平已经完全明白了,出国前自己拍了很多淫荡的视频和照片,仅身 体的细节特写照就有好几百张,双乳、小穴、屁眼等性器官更是拍照的重点,还 找来内窥镜插入小穴,把阴道里的所有细节,包括宫颈的样子,全部拍了下来, 随后用另一副内窥器撑开自己的屁眼,直肠壁的特写也毫无保留的存储到相机里。 同时王志平还在主人的帮助下把大量调教的情景制作成视频。在这些视频中,王 志平完全释放着自己的情绪,不断的呻吟、嘶喊、淫叫、哭泣,希望能把自己真 实最淫贱的一面全都完整的留下来。这些资料王志平和主人各有一份,自己的那 份本来是要在出国前销毁的,但是王志平实在舍不得,还是留下了一部分。来到 吉隆坡后,王志平就把这些东西放在了自己卧室的柜子最里面,放在一起的还有 一些灌肠器具。因为郭雷是从来不做家务的,所以王志平认为这样就很安全了,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此时的王志平已经懵了,惊恐的看着郭雷不知如何是好。看到王志平这个样 子,郭雷更是感觉暴躁不已,他猛的抓住王志平的睡裙,粗暴的试图把睡裙从王 志平身上脱掉,而王志平还没有从之前震惊和恐惧的患得患失中缓过来,只是象 征性的挣紮了一下,就被郭雷把睡裙扯了下来,变得一丝不挂了。
 
  这是郭雷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自己妈妈的裸体,也不由得愣住了。看到王志 平在睡裙下果然是真空的,郭雷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冷笑,在王志平娇小的身体 上,那一对至少有D 罩杯的硕大乳房看起来非常显眼,郭雷虽然不知道王志平原 来的详细尺寸,但也知道自己妈妈的这对奶子绝对不是正常发育而来的。
 
  母子两就这样愣愣的互相看着,这一次王志平首先反应过来,从沙发上爬起 来,两手分别捂着隐私部位向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边,眼神充满了惊恐与无助。 看到妈妈这副柔弱的样子,郭雷心中又觉得不忍了,于是想要站起来安慰一下, 于是用手扶了一下沙发作为支撑,而手扶的位置正好是刚才王志平屁股所在的地 方,郭雷发现手上沾上了一些有些黏稠的液体,竟然是王志平的淫水。郭雷站起 来,脸上刚刚现出的一些温柔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绝对的坚定和阴狠。 
  「你这个贱货,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都在发骚!」
 
  郭雷大吼一声,沖上前去抓住王志平,把她一路拖到卧室,然后把她使劲的 推倒在床上。自从知道儿子已经发现了自己淫贱的秘密后,王志平就一直有些不 清醒,被儿子推倒在床上更是摔得有些七荤八素,等她明白过来之后,发现郭雷 已经脱下了裤子,鸡巴挺立着想自己扑过来。这时候王志平是真的意识到问题的 严重性了,之前她一直在担心的是儿子会看不起自己甚至会断绝母子关系,但从 来没想过会发生母子乱伦的可能,这也是思想传统的王志平无法接受的。
 
  「儿子,不能这样……我是你妈妈呀……啊……放开我……求求你……不行 呀……郭雷,你这个畜生……放开我……这是乱伦呀……啊啊啊……」
 
  王志平拼命的反抗着,一边大叫着试图提醒郭雷,但是郭雷这时候已经彻底 坚定了心智,一声不响的把王志平压在身下。王志平娇小的身体完全无法反抗年 轻力壮的郭雷,虽然全力挣紮,但是郭雷还是没费多大力气就把王志平压得无法 动弹,随后鸡巴坚定地向小穴挺进。在王志平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中,郭雷终于插 进了妈妈的小穴。
 
  「不能这样啊……呜呜呜……这是乱伦呀……啊……你这个畜生……乱伦呀, 出生呀……」
 
  长期的性奴调教不仅将绝对的奴性根深蒂固的植入王志平的心中,同时也让 她的身体极为敏感,所以在刚才郭雷怒气沖沖的责问她时,王志平的身体就在自 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出现了情欲反应,淫水甚至都流出了小穴。而在这种乱伦 的强奸中,本来应该羞愧无比的王志平也很快就出现了极大的性感。王志平痛苦 的哭喊着,但是这种哭喊也只持续了两三分锺,王志平的身体就开始被性欲所控 制。
 
  「不要啊……不要啊……啊……受不了……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停下 来……我不行了……」
 
  郭雷的鸡巴比较短,但是非常粗,王志平本来不算紧窄的小穴被塞得满满的, 而且因为身材娇小的原因,王志平的阴道也比较短,即使郭雷的鸡巴也可以轻易 地插到她的宫颈上,每次都会重重的给子宫带来很大的沖击,令王志平身体不断 颤抖。仅仅五分锺左右的时间,王志平就在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强奸的情况下,即 将出现第一次性高潮。
 
  「啊啊啊……好厉害……不行了……要高潮了……不行了……高潮了……啊 ……」
 
  王志平好容易才守住最后一丝意识没有说出更加淫贱的话语,接近一年没有 经历过真正性爱洗礼的身体忠实的展现着对性欲的渴望,高潮终于来临,王志平 的子宫灼热的像一团火,久违的性爱高潮让她的身体险些吃不消,大张着嘴试图 吸进更多的空气,翻着白眼几近昏厥。郭雷也没想到王志平这么容易就高潮了, 不过此时他正沉浸在王志平肉体的美妙中,王志平的小穴比他曾经经历过的都要 出色太多,乱伦的刺激和对妈妈不贞的惩罚更让郭雷每次都尽全力的沖击身下的 美穴。
 
  久旷的王志平非常容易高潮,刚刚经历了一次强烈的高潮,就在郭雷的持续 沖击下频繁的获得小强度的高潮,而郭雷的性经历只比普通人稍多,王志平的身 体经过前几年高强度的调教已经非常适合性交,小穴里满是媚肉,郭雷感觉王志 平的小穴一股一股的吸力,不断的吸引大肉棒更深的插入,同时宫颈口就像是一 张技术娴熟的小嘴一样,不断的裹弄自己的龟头。很快郭雷就再也忍不住了,怒 吼着把浓稠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王志平的子宫深处。
 
  「哎呀,烫死我了……好美呀……啊啊啊……好多,好烫……呜呜呜……」 
  子宫很久没有被精液充满了,滚烫的感觉让王志平瞬间又达到了一次强烈的 高潮,此时她已经顾不得这是亲生儿子的精液,全心投入到子宫被贯穿的快感中 了。
 
  射精后的郭雷感觉有点疲惫,他从来没有如此畅快的经历,拔出鸡巴后,大 量的淫水从王志平的小穴里涌出,连床单都浸湿了一些,其中混杂的精液却不多。 就这样强奸了自己的亲生妈妈,郭雷有点愣愣的,坐在床边发呆,而王志平还在 高潮的余波中无法自拔,身体也软软的动弹不得。以往的王志平绝对要比现在耐 操很多,毕竟快一年没有过了,虽然身体还是十分敏感,但是体力确实不可能马 上恢複巅峰状态。
 
  此时郭雷的心情很複杂,心中不禁回想着与王志平发展到如今这一步的经历。 不知道为什么郭雷从懂得性开始,就比较偏爱成熟的女性,妈妈王志平虽然长相 并不突出,但是郭雷一直对和王志平同一类型的中年女人兴趣较大,可能是因为 从小爸爸就因为工作忙,郭雷一直和王志平长期相处有关吧。当然郭雷以前是从 来没有想过操自己妈妈的。再想起当初,郭雷在马来西亚混的小有根基了,决定 把独自在国内寡居的妈妈接过来一起生活,当他回到国内见到三年未见的王志平 时,发现妈妈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显得衰老而消沉,而是显得神采奕奕,身材 和皮肤似乎也比以前好了不少,这令郭雷很高兴,看来妈妈自己生活时还是很好 的调整了身心。不过这点也让郭雷有点疑惑,年近五旬又是长期独自寡居的妈妈 为什么会越活越年轻呢,尤其是身材的变化,虽然不知道王志平的具体尺码,但 郭雷可以肯定她的胸部变得比以前大了不少,而身材反而变瘦了些,这样的变化 发生在一个中年女人身上是正常的吗?不过想起自己的妈妈在国内一个人肯定十 分空虚和寂寞,即使有情人的话,只要王志平不提,郭雷也没打算过问。
 
  到了马来西亚,郭雷又发现了王志平的一些异样,尤其是开始的一段日子, 王志平从外面回家后总是会迫不及待的脱衣服,虽然她解释是吉隆坡天气太热, 但郭雷总觉得王志平脱衣服是一种习惯而不是因为天热。后来王志平也逐渐改了 许多,郭雷的疑心也就没这么大了。不过王志平还是会在家穿着睡裙时,还是不 会戴胸罩,据郭雷的观察,似乎也会不穿内裤,尤其是那一对大奶子,即使睡裙 很宽松,还是会被撑得高高耸立,奶头的形状都能够看出来,是的从小就有恋母 情结的郭雷每每都会口干舌燥。因此郭雷有点不敢回家太多,加上工作确实挺忙 的,就减少了回家的次数。
 
  事情在半个月前发生了转折,那天郭雷要参加一个小型宴会,他记得家里有 一件衣服很合适,就中途回家取,正好王志平还不在家,电话不知道为什么也没 有接听,所以郭雷就自己找了起来,自己的以及公用的衣柜都没有找到,郭雷就 到王志平的卧室里试图碰碰运气。在打开王志平的衣柜后,郭雷不知道为什么突 然对衣柜最底层的大抽屉产生了无法抑制的好奇,于是也就发现了令人震惊的秘 密。
 
  郭雷原本勉强能够接受王志平有过情人的可能,但是现在不但瞬间证实,而 大量的照片和视频更是表明了王志平不仅已经出墙,更是成为了极为淫贱的性奴 隶,看着妈妈那一副副风骚下贱的模样,郭雷气得全身发抖,而同时发现的灌肠 工具和假鸡巴更是说明王志平至今仍然是个欲求不满的骚货。
 
  暴怒过后,郭雷冷静下来,没有马上把事情向王志平揭穿,而坚硬如铁的鸡 巴也督促他产生了占有自己妈妈的念头。郭雷迅速行动起来,费尽努力终于从特 殊渠道得到了一对乳环,之前看到色图中的女人带着乳环时郭雷总会很兴奋,而 王志平现在明显已经不待乳环了,所以郭雷打算送给她一对。不过对于是否要占 有王志平的身体,郭雷还是一直很犹豫,毕竟是自己的亲妈,涉及人伦大德呀, 直到刚才发现王志平在被自己斥责的时候下面竟然还会湿的那么厉害,才终于决 定要惩罚这个下贱的妈妈。
 
  现在终于操了自己的亲妈妈,郭雷又有点患得患失了,想起自己还是无套内 射,郭雷也不禁有点慌乱,但是当他再次望向王志平赤裸的身体时,看到她仍然 大张着雪白的大腿,双腿之间泥泞不堪,特别是那一对硕大的乳房,郭雷忍不住 伸出了双手。入手非常柔软,郭雷顺势开始揉捏起来并逐渐加大力度,雪白的乳 肉从指缝中挤出来,还没缓过劲来的王志平也很快就被这种久违的感觉刺激的开 始无意识的呻吟起来,乳头变得充血挺立。此时郭雷才发现王志平的乳头上还穿 着乳钉,如果不近距离观察还真是不明显,由此郭雷的鸡巴瞬间又挺立了起来, 仅存的一些愧疚和犹豫也在王志平如此风骚的表现下烟消云散。
 
  于是又一次猛烈的性交在这对亲生母子之间发生了,王志平淫荡的叫床声再 次回荡在公寓中。
 
  时间过去了三天,郭雷没有回家,王志平也没有什么消息。郭雷的脑海里还 是经常浮现着王志平一身雪白的淫肉,又有点担心她会想不开,决定回家看一看。 正好这一段事情不多,郭雷请了半天假回家了。打开家门进屋,郭雷听到了微弱 的女人的呻吟声从王志平的卧室里传出,郭雷第一反应是妈妈在这里还有情人? 于是郭雷迅速的沖进王志平的卧室,看到的场景令自己血脉贲张。只见王志平躺 在床上,大大的分开白嫩的双腿,一只手正在扣弄早已湿透的小穴,不时的挑逗 一下阴蒂,另一只手大力的揉捏自己的大奶子,嘴里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听到声音,王志平有些迷茫的擡头看向门前,正沉迷于性欲中的大脑反应明 显迟钝了不少,好一会才清楚的看到是儿子郭雷站在门口。王志平赶紧爬起来向 后一直缩到床头,惊慌的看着郭雷。郭雷发现王志平不是和情人做爱而是在手淫, 心里放下心的同时,淫欲在飞速的提升。脸上的现出冷笑的表情来。
 
  「妈妈呀,看来你的日子过得不错呀,快乐得不得了吧?」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我……」
 
  王志平还在极力掩饰,不过她本来就不善言辞,而事实又如此确定,王志平 实在找不到任何借口。
 
  看着王志平赤裸的身体,明显还沉浸在性欲的沖击下,脸色潮红,娇喘嘻嘻, 小穴内的淫水一直在向外流,清晰地标注出移动到床头的路线。看着王志平如此 风骚的样子,郭雷也不客气了,已经强奸了妈妈王志平,窗户纸早已捅破,而王 志平不但没有因此出现意外,还在欲求不满的手淫,郭雷觉得自己可以放心的占 有王志平了。
 
  看着郭雷想自己一步步走进,王志平慌张的哀求儿子不要过来,但毫无作用, 很快就被按在了床上。这一次郭雷强行分开王志平的双腿,准备用手指挑逗一下 王志平的小穴。王志平的淫水已经流了出来,整个小穴一片湿润,阴蒂已经因兴 奋而充血勃起,令郭雷震惊的是,在王志平娇小的阴蒂上,竟然穿刺着一枚闪亮 的银环,还在随着阴蒂而轻轻的颤抖。郭雷感觉嗡的一声,血液瞬间沖上了大脑, 眼睛都有些发红了,忍不住伸出已经有些颤抖的手,碰了碰阴蒂环。本来还在试 图推开郭雷的王志平在阴蒂环被触碰到后,像突然遭到了电击一样颤抖了一下。 郭雷也是首次经历,对此十分好奇,也想借此惩罚一下妈妈的淫贱和不贞,于是 开始一下接着一下的拨弄起王志平的阴蒂环来。王志平再也没有精力试图反抗了, 阴蒂上的一阵阵快感袭来,让她像抽了风一样的不断颤抖起来,甚至于无力支撑 身体,只能一头倒在了床上。郭雷此时已经沉浸到玩弄亲生母亲的快感中,竟然 直接抓住了阴蒂环开始拉扯起来,虽然他已经注意尽量的控制力度,但对于王志 平极为敏感的阴蒂来说还是形成了极大的沖击。王志平发出一声惨叫,这一下王 志平实在受不了了,本来就敏感的阴蒂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对王志平的受虐体 质产生了极大的刺激,一种变异的快感令王志平的淫水从小穴喷了出来,差点就 溅到了郭雷的脸上。郭雷此时也忍受不了了,赶快脱下了裤子,对着王志平的骚 逼插了进去。
 
  此时的王志平已经完全无力反抗了,如今的她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贞洁的寡 妇了,受虐的淫欲已经充斥在身体里,身体的敏感也让她的意志变得十分薄弱, 已经被儿子强奸过一次后,反抗的意志已经被摧垮了大半。这一次被郭雷撞破自 己手淫的场景,又被刺激到敏感的阴蒂,王志平已经完全沉浸到欲望的漩涡里, 就连被郭雷插入时都没有任何抵抗。
 
  「啊……好棒呀……再来,还要……插得再深一些……啊……好爽呀……我 要飞了……在猛一点……啊……再快一点……啊……」
 
  很快王志平就开始大声淫叫了,完全不顾及正在操着自己的是自己的亲儿子, 而郭雷也没王志平的骚浪鼓励的越来越猛,一般来说女人是不喜欢一味猛干的, 不过对于受虐狂王志平来说真的是却真的是希望男人越粗暴越好。郭雷插入的力 度不断加大,每次都完全刺穿王志平的阴道,狠狠的撞击在宫颈上,连带着整个 子宫都被向上顶起,疼痛和快感交织而来。王志平就像一个淫水排放机,充分展 现着自己的性满足。而郭雷在王志平压寨下,很快也就败下阵来,一面怒吼着一 面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啊啊啊……你这个骚货,干死你这个骚货……啊啊啊……」
 
  射精后郭雷并没有马上把鸡巴拔出来,而是趴在王志平的身体上,感受着自 己的妈妈因高潮而颤抖的身体。等郭雷最终把鸡巴抽出后,被堵在小穴里的淫水 又一次奔涌而出,而这一次郭雷注意到了流出的液体中混杂的精液并不多,而自 己却射了这么多,这点郭雷有点疑惑,不过暂时暗暗的记在了心理。
 
  郭雷毕竟是年轻,虽然刚才干的很猛,但是并不是太累,稍微喘了口气就趴 到王志平的身边,开始揉捏王志平那一对淫荡的大奶子,王志平此时一方面被干 的全身无力,一点也不想动弹,另一方面在被郭雷强奸了两次后,她也破罐破摔 的认命了,所以任由郭雷随意的玩弄自己的身体。玩了一会奶子,郭雷才想起专 门给王志平买的乳环还没有戴上,因为上次干完后郭雷还是有点慌,所以很快就 离开了,而暂时没有用上的乳环也被他放在了随身的包包里。
 
  于是郭雷去从包里拿出乳环,准备给王志平戴上,王志平也发现了郭雷的意 图,下意识的擡起头来想要阻止,但是在犹豫了一下以后,想到自己阻止也不会 有作用,干脆早报自弃的直挺挺的瘫在床上了。郭雷第一次干这个很不熟练,不 过王志平对自己乳孔的保养还不错,还算顺利的就把两个乳环都戴好了。
 
  郭雷也发现在自己摆弄王志平的时候,她已经不再反抗了,而王志平的身体 竟然超乎想象的迷人,因此从小就有恋母情结的郭雷也决定要争取把妈妈变成自 己的女人。于是郭雷坐在王志平的身边,故意用一种不懈的语气对王志平说: 「怎么样,好久没这么爽了吧?」
 
  王志平一言不发。郭雷也有点恼怒,拉住其中一个乳环使劲扯了一下。
 
  「问你的问题必须要回答,知道不?」
 
  乳头上突然传来的剧痛令王志平惨叫了一声,久违的受虐感觉让王志平的乳 头上同时产生了一种麻痹的快感,是一种很怀念很亲切的感觉。性格懦弱的王志 平此时已经不敢也不想忤逆自己看起来十分凶悍的儿子,所以她没有再矜持,而 是根据实际的感受回答了郭雷的问题。
 
  「是的……确实……确实很爽……我……我好久没有……没有这种感觉了… …」
 
  虽然说的是真实的感受,但毕竟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妈妈,当着儿子的面 说出这些话还是让王志平羞红了脸,断断续续的半天才把话说完。
 
  「那么,就做我的女人吧,我会让你很爽的,好不好,妈妈?」
 
  一声「妈妈」让王志平又记起了自己的身份,听到儿子想长期占有自己,还 是本能的认为不妥,于是连连摆手拒绝说:「不行,不行的,我是你的妈妈呀! 啊……」
 
  一声惨叫声中,是郭雷又一次大力的拉扯着王志平的乳环,而且还效仿视频 中王志平很熟悉的动作,开始旋转乳环。王志平虽然是属于受虐越重性欲越强的 类型,但毕竟已经中断很长时间了,剧烈的疼痛令她不断的惨叫。
 
  「啊……啊……别拉了……疼死了……啊……乳头要坏掉了……我同意…… 啊,别弄了……我同意……让我干什么都行……求求你……」
 
  看王志平已经同意了,郭雷还惩罚性的有拧了她的乳头几下,才停下手来。 此时乱伦的欲火又一次从郭雷心里升腾起来,但是因为刚射过没多久,鸡巴还没 能完全勃起,于是郭雷把王志平拽起来,自己则分开双腿坐在床边,然后让王志 平跪在自己双腿间,把鸡巴伸到了王志平的嘴边。王志平看了一眼这个恶魔一般 的儿子,苦笑了一下,还是乖乖地把鸡巴含进了嘴里。王志平的口交水平却并没 有生疏的迹象,郭雷感觉非常的舒服,很快疲软的鸡巴就重新挺立起来,而王志 平也感觉非常兴奋,时隔很久之后再一次吃到了男人的鸡巴,让她的淫水又开始 不停分泌了。
 
  王志平越来越主动,各种技巧都主动的使出来,还不时地给郭雷的鸡巴来一 个深喉。王志平技术实在太好了,郭雷哪里经受过这些,很快就感觉又要射精了, 而经验丰富的王志平从郭雷鸡巴的脉动中也知道了这一点,于是想要停止口交, 但是第一次享受如此高超口交技巧的郭雷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还顺势把鸡 巴拼命地向王志平的喉咙深处插去。此时的王志平已经完全屈服在郭雷的淫威下, 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全力配合着郭雷对自己咽喉的插入,帮助郭雷插得更顺利, 也通过姿势的调整尽量让自己不要太难受。终于郭雷射出了当天的第二次精液, 全部在王志平的咽喉中发射。王志平很久没有被深喉射精了,很多精液顺着喉咙 直接进入了食管。郭雷在射精完毕后气喘籲籲的把鸡巴抽了出来,发现被口爆的 妈妈并没有表现出厌烦或者不适,反而半眯着眼睛,露出十分陶醉的样子。发现 儿子郭雷正在看着自己,王志平微微有点脸红,不过已经放开的她却并没有躲闪, 反而特意对着郭雷张开小嘴,让她看到自己嘴中含着的精液,随后闭上嘴做出明 显的吞咽动作,再次张开嘴后,口腔里的精液已经消失不见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