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儿的男友】(6上)作者:zds198604221/z198604221


    从自马文斌发了这个帖子后我每天都在关注更新,同时我对姗姗的监管也严格起来,但我知道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一时半会的,需要一个契机,但是首先我要抑制情况的恶化。所以现在我每天都会去接姗姗下班,美其名曰关心老婆,其实只是为了减少她和马文斌见面的机会罢了。

    今天我接姗姗回家后,一家三口在家吃饭。

    「妈妈,后天我们学校组织到外校学习交流,要出去3 天。」

    小柔说的消息来得很突然,以前一直都没听她提起过。

    「哦,好的,那好好学习,最近我的宝贝女儿状态越来越好了。」姗姗虽然也感到意外不过还是很高兴小柔的转变。

    「那你要照顾好自己,等会到爸爸这里拿点钱。」女儿的学习我还是支持的,而且这样出去放松几天对她身心都有帮助。

    「好的,谢谢老爸。」小柔的脸笑成了一朵桃花,透露出诱人的春情。
    这种表情我见过,那是在少女思春的时候出现的神情,但是小柔不是和马文斌断绝关系了吗?怎么最近反而女人味越来越浓了?

    ***

    第二天,我想到小柔的事情,总感觉有什么不妥,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恩……恩……」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急促,好像在粗重的喘气。「喂,小嫣吗?」自从上次和王嫣发生关系后,我就对她念念不忘,后来我又陆续和她约见了两次,当然每次都是在床上。虽然王嫣很不情愿,但是迫于我的威胁,也只好乖乖出来。我在姗姗那里积累的愤懑都发泄在了王嫣身上,她的肉体确实让人着迷,虽然明知这样不对,但我也是欲罢不能。

    不过我对王嫣也不是只有索取没有付出,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了解到原来王嫣的家境非常困难,父亲因为生病欠下了大量债务,而且她和男友也因为缺钱组建家庭而陷入情感危机。正好我的经济能力不错,于是我将自己名下的一间房子免费给她和男友住,还帮她偿还了部分父亲的债务。我的这些举动让王嫣感动不已,所以后来的接触她不仅不再怨恨我,反而对我产生了一些依恋。

    今天打电话给她是因为小柔的事情,我想问清情况,不过似乎她此时不是那么方便接听。

    「没……没怎么……恩……有……什么,什么事吗……」电话那头的声音一起一伏,还伴随着身体碰撞的声音。

    「也没特别的,你现在在忙吗?」

    「不,不忙……你说……啊……轻……啊……」王嫣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就是有点事想和你聊聊,晚上有空吗?」王嫣在干吗,是在运动吗,怎么说话这样?

    「啊……晚,晚上吗……可以……的……啊……」王嫣似乎已经控制不住,情绪濒临爆发点了,「不……不要……在外,外面……先……这么说……啊……」

    「喂,喂!」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匆匆挂了。

    我知道到王嫣现在肯定在做羞于启齿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只是现在还是上班时间,那她的对手只能就是马文斌了。想到马文斌左右逢源,一边操王嫣一边干姗姗,我心里就一阵窝火,我一定要想个办法解决这种情况。

    ******************************************************************
    
    当天晚上,在九州大酒店的商务套房里,性感的女人内衣裤洒落一地。    
    在房间的大床上,我搂着大战后的王嫣,气喘吁吁,刚才连续的战斗让我也有点受不了,感觉腰酸背痛。王嫣的需求真的很大,偏偏浑身又是诱惑力十足,让人一旦开足马力就无法停止,我在王嫣的小穴和菊花里各射了两次,直到精尽了才休息……

    「你怎么最近越来越厉害了。」王嫣的声音糯糯的,像糖一样甜。

    「有吗?是你不行吧。」听到女人夸自己厉害我还是很高兴的。

    「能怪我吗?晚上要被你欺负,白天还要应付……」王嫣说了一半突然不说了。

    我看着她脸色有点泛白,知道她想要说的是什么事情。

    「白天还要被马文斌操,是吧,我早上打给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正在被他干。」我的语气很差,话也很冲。

    「是……但,又不是我想要的,都是你们男人就这么坏,只会欺负我。」王嫣听到我的话,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了,泪水瞬间就溢出了眼眶。

    看着王嫣梨花带雨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

    「没有,没有,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不要难过了。」我抱住王嫣安慰着,「那你能说说你和马文斌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在哭哭啼啼中,王嫣终于说出了她和马文斌的前后经历。

    当天我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确实是在被马文斌爆操,当时马文斌刚上完体育课,等同学都走了变把她叫到体育馆,二话不说拉着她就是一顿猛干。马文斌不仅操了她小穴,还干了菊花,最后将精液都射在她菊花里,射完后又把鸡巴拔出来让她清理,等他爽好了立马就走了,和她说的话都不超过3 句,完全把她当做一件泄欲工具。但是她却不敢也无法反抗,而究其原因要从3 个月前说起。
    那时候学校刚开学,那段时间王嫣因为家庭的负债和爱情的不顺等事情情绪极度低落,经常在外买醉。一次酒后无意间被马文斌撞见,马文斌便上前安慰她,虽然她不想在学生面前示弱但是她更需要一个倾诉对象,结果她都不明白怎么回事,最后会和马文斌聊到床上。当晚她被马文斌干的死去活来,高潮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最后被直接干昏迷了。等她醒来发现这一幕无比后悔,但是发生的事情已经没法挽回了。

    王嫣对这次行为愧疚不已,偏偏马文斌又表现的极为单纯无知,就好像一个做了错事却不知道怎么办的大男孩,为了抚慰他受伤的心,王嫣只好对他的要求千依百顺。

    殊不知正是因为这种妥协的心态将她推入了深渊,有一就有二,经历了第一次后,马文斌便找各种理由要和她做爱,于是王嫣在马文斌胯下慢慢沦陷了。这3 个月期间更是被他不断调教,短短时间内,王嫣和马文斌发生性行为就不下百次,两人每天都要做爱,而在王嫣来例假的那几天马文斌就夺走了她的处女菊花。他们做爱的场地涉及了所有区域,校园里,教室里,办公室,走廊,厕所,公园,酒店,公交车,地铁,只要能想到的地方马文斌都和王嫣玩过了。而且马文斌也越玩越变态,口交,乳交,足交,性交,肛交,都在王嫣身上尝试了,有一次马文斌甚至还将她蒙面带了朋友来进行3P.

    那一次王嫣被干的神魂颠倒,等到她摘下眼罩发现居然是两个男人时她一下就崩溃了,洁身自好的她从来没想过会像荡妇一样同时在两个男人的胯下被干的婉转莺啼。那次之后王嫣痛哭了整整1 天,把自己关在门里谁也不见,但是于事无补,她已经彻底失陷在马文斌的手掌下。

    王嫣还说了一开始时马文斌对她极度迷恋,那时候王嫣每天都有个固定任务,就是要在教学楼一楼的楼梯下面帮马文斌口交,然后吞精,每次听着学生在自己头顶上来来回回的脚步声,王嫣都会紧张的无法自拔。但是她每次也会无比兴奋,她也不知道为何自从和马文斌在一起后,身体就变得格外敏感,稍微一点挑逗就会让她情欲高涨而无法自拔,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那么容易就得手的原因。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马文斌对她的兴趣越来越低,特别是3P之后马文斌对她的热情更是直线下降。直到最近一段时间马文斌已经完全把她当做泄欲工具了,她隐约感觉马文斌应该是有新的目标了。

    王嫣边说泪水不停地往下掉,一个好好的美丽青年教师就被马文斌调教成这样,如果没有我的介入,我想王嫣最终的生活会和费婉清一样,彻底成为马文斌的性奴,供他驱使。我心疼地把她搂在怀里不停安慰。我一定要想办法对付马文斌,不仅是因为王嫣,也更是为了姗姗,我不要让她陷入和王嫣相同的境地。

    通过王嫣的介绍,我终于了解了马文斌的详细家庭背景,通过分析,我制定了一个计划。而这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要再次牺牲姗姗,虽然心里痛苦,但是为了长久的未来我也只好如此。

    ******************************************************************

    「老婆,我接到临时通知,明天我要出差,大概2 天后回来。」当天晚上回家后,我就向姗姗说道。

    「怎么这么突然啊?」

    「是啊,我也很意外,偏偏这两天小柔也不在家,家里就剩你一个人,要不要紧啊。」我特意强调家里只有姗姗自己一个人。

    「这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放心去吧。」

    「那好吧,到时候我们多打电话。」

    「好的,都老夫老妻了还这样。」姗姗笑着打趣道,「我帮你整理东西吧。」

    「好的。」看着姗姗温柔的背影,我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

    第二天,我走出家门后在家附近的旅店登记住下,打开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电脑里的影像赫然正是我家里的情形,我看着眼前的监控录像,静静等着。

    很快夜幕降临了,安静了一整天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首先进来的是姗姗,而她身后紧跟着一人,正是马文斌。虽然这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我的心还是忍不住一阵抽痛。

    因为我走之前交代过姗姗晚上要和她视频,我和她说因为走得匆忙,一些工作资料忘了带,需要她告诉我,所以也就限制了她出门幽会的可能。

    「姗姗姐,想不到终于又来到你们家了。」马文斌得意洋洋地说着,他并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了,此时的家里角角落落都安装了监控,当然这是极度隐秘的。

    「你老实一点,今天只是来吃饭的,吃完晚饭就好回去了,我还有事。」姗姗放下手提包,一本正经的说着。

    「姗姗姐,都到家了还假正经啊。」马文斌说着一把抱住了姗姗,双手更是不老实地乱摸起来。

    「啊,你这坏蛋,赶紧把门关了。」姗姗一声惊呼。

    「紧张什么,没人的。」

    「不行,快。」

    「那你听不听话。」

    「我听我听,都听你的,宝贝,你快好嘛!」

    「小妖精。」马文斌看着姗姗求饶的表情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回身用力一脚把门揣上,然后开始大力揉搓姗姗的双乳。

    「姗姗姐,你们单位的同事是不是每天都很辛苦。」

    「恩……怎么……这么说……」姗姗被马文斌摸得身体发软,说话也倾吐着香气。

    「像你这么一个大美人整天在面前晃,还挺着两个大肉球,谁看了受得了啊。」

    「你当人人都像你这么好色啊。」姗姗听到马文斌的赞美,明显很受用。
    马文斌一手摸着姗姗的双乳,一手伸到姗姗的裙子底下,开始挑逗她的阴蒂。姗姗被马文斌推得身体不住往前靠,只好双手支在玄关的柜子上,两条大长腿分开两边,连黑色的高跟鞋也来不及脱。

    马文斌摸了一会儿,便拉起姗姗的白色短裙,姗姗粉红色的斑点小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他将姗姗的内裤扯到一边,露出的鲜嫩小穴已经淫水潺潺了。看着鲜嫩多汁的鲍鱼,马文斌也忍不住了,他脱去了自己的衣裤,随手扔到地上,下身那20厘米的雄伟肉棒还是那么威武。

    「怎么,怎么那么大……」姗姗回头看了一眼,眼睛一下子就迷离了,情不自禁的言语道。

    「够大才能更好的伺候姗姗姐啊。」马文斌淫笑着贴近姗姗,一口咬住了姗姗的樱桃小口,两人马上热吻起来,两条舌头在口腔中不断缠绕,激烈异常。
马文斌一边和姗姗热吻,一边扶住自己的大肉棒,沾了点淫水,然后对准姗姗的小穴,就缓缓插了进去。姗姗感受到身下的膨胀感,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用鼻腔发出了「嗯」的一声,但是嘴巴依然没有分开。

    巨大的肉棒开始在小穴中进进出出,淫水被阳具带着溢出了阴道,因为剧烈的运动,姗姗终于忍不住分开嘴巴,大口喘气。

    「恩……好大……小文……你一来就要……干死……姐姐啊……」姗姗的声
音软软柔柔的,江南水乡的女人连做爱都透露出一股子秀气。

    「我哪舍得,我要一直干下去。」马文斌说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鸡巴像活塞一样打进姗姗的体内,把姗姗整个人打得一颤一颤的,操得姗姗连喘气都困难了。

    「恩……好深……顶到了……轻……点……啊……」马文斌的肉棒已经完全没入姗姗的小穴,姗姗的阴道已经被他彻底击穿了,肉棒每下都顶在子宫口上,把姗姗顶的浑身发软。

    果然,马文斌在快速的抽插了几百下后,姗姗就有点撑不住了。

    「小……小文……不行了……姐姐……脚太软了……我们,到床上吧……」姗姗可怜兮兮的说着,成熟的脸庞上展现出非凡的诱惑。

    不要说马文斌,就连身在远处的我看到姗姗的魅惑表情心都是一阵发热,忍不住马上掏出肉棒搓弄起来。

    「好,我们边干边走。」马文斌说着像推车一样,一边用力顶着姗姗,一边往卧室走去。

    「你……你怎么……这么……欺……期负……姐姐……」姗姗像条母狗被马文斌顶着走,每走一步都耗尽了她浑身的力气,小穴中的淫液被插的狂流,一路过去打湿了地板,留下了点点痕迹。

    好不容易挨到了床上,但是马文斌丝毫没有给姗姗喘气的机会。他将姗姗的双腿扛到自己肩膀上,大鸡吧对着泛滥的小穴就是一阵狂轰滥炸,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意。

    「啊……不……要……慢……一点……太深了……不行了……啊……」姗姗被马文斌的猛攻打得丢兵弃甲,只顾得讨饶,但是她的脸上却浮现一阵满意的潮红,让她在灯光下更加迷人。

    马文斌又不管不顾的猛插了10多分钟,一来就操的这么凶猛他也有点累了,感觉他也没有刻意要压抑欲望,可能是觉得时间还很充裕。

    「啊……真是舒服,姐姐,你里面好紧啊,我要射了。」
「恩……啊……来吧……姐姐……也来了……啊……」姗姗已经毫不在意马文斌的内射,还鼓励他继续。

    「恩,来了!」随着马文斌的一声大喊,他忽然停止了动作,只见埋在姗姗阴道深处的鸡巴一股一股的抖动着,像在注射什么。

    「啊……啊……好烫……好舒服……子宫要融化了……」姗姗一脸满足,随着马文斌的内射她也迎来了高潮,整个人颤抖起来,两条大长腿紧紧的夹住马文斌的腰,好让她的鸡巴更深入自己的小穴。

    射完精后两个人搂在一起静静休息着。

    「你这小坏蛋,一来就射在姐姐里面。」姗姗闭着眼痴痴地说道。

    「我还不是受了姐姐的鼓励嘛。」

    「谁鼓励你了。」

    「呵呵,姐姐,还记得我们上次的约定吗?」

  「啊?你,你还记得啊?」姗姗说着一下睁开眼,居然满脸通红,不知道他们又有什么约定。

    「我当然记得 」
    「现,现在就要嘛?要不要休息一会啊……」

    「当然不用啦,走。」

    马文斌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姗姗走向厕所,两人进到浴室,打开了淋浴头。花洒喷出的热水打湿了激情的两人,两具完美的身材在蒸腾的水汽中美轮美奂。
    姗姗湿淋淋的长发披在身上,脸色通红的靠在马文斌的怀中,马文斌一只手轻搂着姗姗,另一只手则在姗姗的臀部间游离,忽然姗姗轻呼了一声,整个人埋进了马文斌的怀里,屁股轻轻颤抖着。

    难道马文斌是要攻击姗姗的菊花吗,这可是连我都从来不曾占领的高地,因为姗姗对这个非常反感,难道我是要亲眼目睹自己的娇妻被人夺走菊花处女吗?这样想着,我的鸡巴已经火热的要爆炸了。

    「啊,小文,好怪,我们……能不能不要。」姗姗的小脸红扑扑的,在琳琳的水光下耀眼的和精灵一般,如果是我那绝对就心软了,所以每次我也没能坚持到最后,但是马文斌显然不会。

    「当然要了,这可是我的福利啊。」马文斌说着拿出手上的东西,刚才水汽大,我现在才看清马文斌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水滴,里面灌满了润滑油。而现在润滑油已经基本消失了,那么它也只能是在姗姗的菊花里了。

    马文斌看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于是抱起赤裸裸的姗姗,再次来到了我的床上。她让姗姗像小狗一样趴好,姗姗的小菊花在灯光下微微颤抖着,像一朵柔弱的娇花等人采摘。马文斌用润滑油涂满了自己的鸡巴,然后对着菊花缓缓地插进去。

    「啊……等等……慢点……啊……」姗姗整个人忍不住往前爬,想要脱离身后的猛兽。

    「恩……太紧了,比小穴紧多了。」马文斌看姗姗要往前爬,抓住了姗姗纤细的腰身,不让她移动,姗姗整个人都蜷缩起来了,侧面看就像一弯张。马文斌的鸡巴慢慢消失在了姗姗的菊花里,一丝不漏,「恩,舒服,终于能完全的进去了。」

    「啊……天……肚子……被顶到了……啊……」姗姗的神态有点迷幻了,想不到姗姗居然瞬间就适应了肛交,完全没有不舒服,而且看她的表情还有点享受。马文斌在鸡巴完全没入后,便开始进行抽插,巨大的肉棒带着娇嫩的肉壁在里里外外的活动着,插得姗姗叫喘连连,只知道发出最原始的「恩……啊……」的淫叫。没想到姗姗对肛交比性交适应的还快,不仅没有痛楚而且瞬间就感受到快感了,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应该心软的。

    马文斌在抽插了7-8 分钟后,开始改变了节奏,「已经习惯了吧,可以更激烈一些了。」马文斌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越插越是暴力,完全不担心伤害到姗姗,似乎在她身下的不是一个高雅的女神,而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

    「啊……不要……会,会坏掉的……啊……轻……轻一点……」姗姗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爆发出猛烈的呼喊。

    「姗姗姐,你的菊花太舒服了,我好喜欢,我以后每天都要操烂你的肛门。」马文斌越说越兴奋,速度也越来越快,姗姗的屁股被马文斌撞得通红,发出的「啪啪」的巨大声响,胸前的双峰在快速的摇摆,像两团巨大的雪白肉球。

    「啊……好……用力……以后,姐姐……每天都给你操……姐姐的小屁屁……啊……啊……」姗姗兴奋的摇头晃脑,身体也往后顶,努力的迎合马文斌的冲击,想不到姗姗的屁眼居然是她的性奋点,而且看情况比小穴还容易让她性奋。
    受到姗姗的鼓舞,马文斌卯足了劲,将肉棒挥舞的和打桩机一样,迅猛的打击着姗姗的菊花,姗姗的小穴居然也因为性奋而开始淫液潺潺,随着身体的晃动溅湿了床单。马文斌又保持韧劲足足干了几百下,终于他也再次来到了身体的极限,在最高速的一下狂攻后,马文斌大叫一声,然后抓紧姗姗的臀部,开始了第二次的射精,只不过这次是射在姗姗的菊花里了。

    「啊……好热……都进来了,肚子好烫……啊……要烧起来了……啊……」随着马文斌的喷射,姗姗也再次高潮了,她整个人躺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努力承接着马文斌的精液。

    等完全射完精后,马文斌起身拔出了肉棒,当肉棒离开菊花时发出了“砰”的一声,只见姗姗的屁眼被干成了一个大洞,马文斌浓厚的精液正缓缓流出来,画面是那样美丽而又淫靡。

    「恩」,我也终于忍不住喷射而出,眼看着别的男人在妻子的处女菊花里中出,我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射出的精液洒满了地板。视频中两人搂在一起休息了,我也起身开始放松一下,毕竟一切才刚刚开始。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