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发红的初薇】(01-03)作者:无恆子
字数:12329


                (一)

  西装笔直的行丰意气风发,相当醒目,算是难得一见的年青才俊,礼鸿见了随即扬手打招呼,行丰走近拍肩问好。初薇见到自己的男朋友跟人打招呼,笑容温柔,但显得有些尴尬,她没有打算站起来,礼鸿指着穿着黑色紧身裙的初薇,介绍说:「女朋友。中学同学. 」中学同学是指着行丰说的,行丰见了,笑说还有生意要谈,寒暄不及两句就走了。

  「对不起。」礼鸿见到女朋友神情有点不悦,便率先道歉,解释说行丰是中学时的好知己,多年留学,男生的情谊有点稀疏,只在网上偶偶看对方的近闻,险些没勇气问好,幸而见面了还是这样的亲切。

  「男孩子之间的感情有点奇怪。」

  「有什么奇怪?」

  初薇带点不屑的,饭还是安详地吃好了。

  车上一直玩电话的初薇,忽然转过头来:「对不起呢,我发觉原来明早用的文件要改。」

  「不方便明天才做吗?」

  几经祈求,初薇盯住礼鸿胯下处说:「在车上许你亲一下。」

  「也不用这样。」

  「不会憋着吗?」

  礼鸿深情的眼神望向初薇,带磁性的声音说:「会。」初薇接上说:「我也会。」说着,竟然爬上他身上,然后,拉开了裤炼,嘿了两声:「要不要?」
  充血的肉棒被吸到透红,初薇一直舐,细心地用舌头一直划龟头的边缘,兴奋极了的礼鸿急急驰到幽静处,过程中,一手扯起那本已在走光边缘的短裙,没有丝袜的双腿,雪白的肌肤与纯黑色的丁字裤非常相衬,就算是幽暗的车箱中,也显出颜色强烈对比。

  礼鸿想了想初薇这九个月来的改变,交往半年才许他摸胸,在旅行发生第一次关系时知悉她是处女,以健康为由一直拒绝他太频密的性要求,规规矩矩之下地亲热了一年,她倒是渐渐听话地学习了侍奉男人起来。

  「我有乖乖穿好的。」

  「要不要套子?」初薇主动问道。本来今天二人说好庆祝二人都签成一宗生意,初薇被要求穿上性感的内衣,礼鸿被要求今天要射两次……

  「拿纸巾好吗?」初薇问:「即是,你想我套住它?」

  「不,可以吃下他们吗?」

  说着的时候,初薇没有缓下自己的手,用心的她知道,他在喘气的时候,而肉棒又正是火红,那袋子的两颗大珠子也渐渐地结实似的。吸了一口气,在舌头上面把它滑进去,然后手指反覆套弄那底部,喷出来的感觉,一次,两次,迅速地,那带腥的白色液体一点点地佔据了带乾带疲的嘴巴。

  初薇退出,凝望他那欢愉的神色,教自己苦笑地,慢慢在他面前学习吞下他的体液,一口,一口,像服药的仪式地,然后再次清洗那仍然带红的根子。
           ************

  在电脑上,礼鸿劝初薇不要老是玩社交网站,泄欲后的他像个泄气的汽球,聊表两次爱意,他就真的乖乖地睡去了。

  「所以你满意了吗?小谢先生。」初薇关上小笔电,看着眼前肌肉纹理清晰的谢行丰.

  「幸而我没有在早上签成这份合约,不然,我就错失你这个大美人了。」
  「我事业心重。」

  「所以每张单子,你都会陪客人上床吗?」

  「不,有时要上两、三次。」初薇站起来,她进了酒店的房门,已经被扒下那贴身的裙子。行丰见到这套半透明的性感内衣,那丁字裤单薄得如无物,就淫笑一阵之后,停手了,她却说要先安慰好未婚夫,要用小笔电,说自己到家了。
  「你这小淫娃是怎么在他面前装纯情的?」

  「我在他面前是货真价实的处女。」

  大学毕业前才遇上初恋,对方是基督徒,平安夜二人一起唱圣诗,第二年他却先移情别恋,说没有责任就算了。初薇纳闷了半年,认识了第二任男生,却是个性无能,色诱不果,只给了她一堆性玩具,完了,身心俱疲,才遇上这名小谢先生。几乎每次见客都被性骚扰,非常困扰地几乎想和上司发生关系时,规规矩矩的谢先生才说到日本,那时已经二十六岁,二十六岁的处女,他觉得是天使。
  「世上有服避孕药的处女吗?」

  「他有责任娶我。」

  「事业心重。」

  「女人没有事业心,靠你们这些男人,我们怎么办?」

  「怎么一直湿着?」丁字裤根本包不氛她的私处,手指一拨,就教她全身又酥又软下来。

  行丰曾经跟别人的妻子偷情,但是,好朋友的妻子倒是少有的,而当他知道她是拒绝了丈夫来跟他幽会,而礼鸿,还要傻乎乎地说她是个纯情的好女孩,种种就教行丰非常兴奋.

  行丰抱起初薇,调弄了一下,就熟悉地推了那根肉棒进去,这敢情就教他发狂。「这套内衣穿在你身上很迷人。」那摇晃的乳房,把黑纱的胸围晃动,身体就这样激烈地抽动着,而其实私处的动作还要猛烈许多。

  「好像是,他好喜欢戴东西。」

  「嘿,他喜欢戴上什么?」

  「嘿嘿,不告诉你……啊,别说他好吗?」

  行丰把手指移到她的小豆处,他知道怎么逗弄女人。初薇知道什么是女人的快乐,那粗暴的力量就这样贯进她的私处,里里外外,下半身像是抽动一样,愉快的强烈神经冲击教她本能地退缩,但是全身就被这个强壮的人熊抱着了,只好羞耻地乱叫。

  「想要继续吗?你喜欢男人戴什么?」

  「我没有说……没,没有说喜——欢!快有了,快有了。不,不要这样,感觉快过了,别停下来,讨厌!讨厌!他喜欢戴套子。」

  行丰失笑,但那发自优越感的耻笑令他更是兴奋起来:「小淫娃,你真的是为了接客才服药的吗?」

  「你们这些男人好恐怖,总是要一起洗澡,完事后又一起拥抱。哦……嘿,好深!好深!」初薇的手指弄向行丰的乳头,行丰觉得太刺激了,把心一横,就扶起了她,转身,后入式缓缓进入。

  后入式可以看见自己的根子,长而强壮的矛一次一次地冲入去女人的身体,臀部会晃动,那可怜的内裤被扯到中间.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初薇觉得每个男人的后入式都喜欢这样大抽大插,她说男人喜欢,其实自己也满心欢喜男人这样。

  行丰抓住初薇的头发,呐喊似的乱叫起来,不时又拍打她的屁股——好爽,好爽,要丢了!要丢了!那手指向前发狂乱抓的女人,被自己干到为了高潮什么傻话都敢说,想到自己的好朋友在自己临行时,在停车场碰脸的那一刻,高高兴兴地问道:「近来可好?这半年还会留下来吗?初薇答应我的求婚了!四个月后方便到来我的喜宴吗?」

  当然到了,用肉棒光临嫂子的私处,说来这四个月还可以大干特干,这婊子反正是欠肏的,两家公司可以合作的小生意可多了。

  「想不想要?」

  「想要!想——要!」

  「想要,想要什么?」

  「要……要给人干,要肉棒!要男——人!要,高潮!」

  一对狗男女,在交配的时候,极端快乐的身体,慢慢一同叫春起来。

  初薇伏在床上,凌乱的头发和高潮过后发红的身体,不能自禁地喘息起来,行丰抱她到床上,说:「躺一下,今晚在此过夜,明早再来一次,好吗?」
  「干两次……」初薇想了想,不禁失笑起来,心想明天早上也是要色诱你这种公子的,色迷迷地笑着说:「好的。」

               (待续)

                (二)

  沈先生是初薇的上司,忽然把她召入办工室,他平日不是个温柔的人,但忽然很讲风度,「我下个月会升任XXX了。」沈先生继续说:「我现在的位置会由你们顶上。」

  「是吗?恭喜沈先生。」初薇温柔地答。

  「但是人物方面我还是很烦恼。」

  「是我们做得不好吗?」初薇当然知道自己已经连续半年当上营业额的第一名,刻意把这些告诉她,自然是别有所指的。

  「不,是你们都太好了。其实我正在考认的人选,只有你、小谢、小蕾。你这七个月的表现非常出众,但是小谢过往工年一直很优秀,上年甚至令上面的人留下了印象。可是他近半年来怪怪的。我不喜欢小蕾,自恃两分姿色,总觉得她目光不够远. 」

  初薇想了想,自己的礼鸿早与她商议好了,既然机遇不好,数月前便计划转公司,已经在接洽了,条件比不上这个经理,这其实可是错失了升职的机会。不过沈先生这样坦白,也自然是另有目的。小蕾卖弄姿色,当然向沈先生抛了个媚眼,初薇这半年来和很多男人有亲密的关系,其实每一个女人都懂,这种嘴脸已经是足够的暗示。

  她说:「我喜欢简单的人际关系. 尤其是公司里面的人要是太暧昧的话,对工作是不好的。」初薇定睛沈先生身上粉杏色的领带,他就像个小男生,二人都凝视着对方的胸口,不一会,初薇的目光移向领带的底端,欣赏着这些男人的反应。

  「门有锁. 」他说.

  初薇站起来,推开自己的衣袖,露出桃红色的胸围,以及白得可亲的乳房,走近去,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初薇说:「小蕾呢?」

           ************

  不要和相熟的人发生关系,沈先生要走了,就不是相熟的人,那么幽会也不会败事,他们总是明白这套术语.

  「不要跟相熟的人搞乱自己的人际关系」的原则下,初薇知道行丰和礼鸿关系匪浅之后,决意要疏远他。他以为初薇在撒娇,苦心揣摩自己对猎物收放的技巧,忽然送她许多礼物。她只是觉得这样的富公子很傻,礼鸿比他好多了。
  不过她不打算要礼鸿留在这公司,反而立意要劝他更快走,女人还是有一份工作比较好,她觉得自己有需要把升迁的机会抢过来,不论是自小蕾,还是自礼鸿。小蕾方面她不担心,问题是礼鸿。

  初薇想自己踏实一些,打算再拚一些业绩,最可靠的生意伙伴,失笑地又想到了行丰.

  正想告诉礼鸿快点行动,礼鸿从后腰抱住了初薇,针织米色的披肩搭上白色的连身裙很斯文,不过礼鸿责怪说:「怎么穿红色的内衣,都透视出来了。」
  「是吗?」初薇含情脉脉地对着自己,她的口唇很厚,微笑总是很甜很满足似的。

  气氛很温罄的,礼鸿忍不住亲过去了。

  在走廊舌吻,二人的唾液在转来转去,初薇忍不住轻轻的呻吟。香口胶真的有效果,她很感激。

  礼鸿似乎是有意把初薇的味蕾都把玩一番,直到小蕾经过,方向是要进入沈先生的房间,初薇见了,窃笑地想:『你一定是失败的。』礼鸿不明白事件的始末,尴尬地退开,见到小蕾一条短得过份的包臀连身裙,明显地露出了丁字裤的花纹.

  「丁字裤好不舒服的。」初薇一手抓向礼鸿的私处,礼鸿连连道歉,初薇见了,撒娇地问:「可不可以要一份礼物?」礼鸿点头,初薇继续说:「我们的婚礼,可以低胸,或者露背吗?」

  「你的意思是,只是低胸,还是只是露背,还是……」

  「人家怕你吝啬自己的老婆。女生都喜欢被看的。」

  果然礼鸿意会后在劝说太性感的衣服是不高贵的,但是礼鸿正是理亏的,又被逗成这样,一时不知所云。

  「我想每一件衣服都性感。」初薇见未婚夫未愿答应,又再把他吻得乱七八糟。

  礼鸿情迷意乱,不禁用力抓初薇的双乳,这动作他本来是订婚后也不敢的,初薇对机会的态度总是很大方,这大方的眼神很容易令人放下思量。

  「所以,你要看着我换衣服,要每一件都硬着的,我才要。」

           ************

  低胸大露背的红色长裙,看起来就像一条美人鱼,初薇很喜欢,但是身上没有防走光的贴,一直只是用力掩住上身,礼鸿和她一起照镜,不禁亲吻未婚妻的肩。

  「你是来看衣服的?」店务员见了,害羞地挑选了五、六套裙子,然后退后了。

  「对不起,硬着很容易分心。」

  「对不起啦,车上给你好吗?」

  然后初薇换上一件背部中空的礼裙,胸前是透明的纱。礼鸿沿初薇的玉背往下扫,便探到裙子里面,手指的触感是内裤,手指圈了一个圈,察觉是丁字裤的款式,兴奋地用力抓紧她的玉臀。

  初薇被抓痒似的笑起来,温柔地说:「洗手间给你。」

  她甜丝丝地说:「这件是可以的,再试下一套。」礼鸿替她脱衣服,手游到她的双乳处时,忽然停下来,一点不动。初薇喘气,硬起来的乳头不断擦着礼鸿手指的间隙。

  「要不要到后楼梯给你?」声音娇滴滴的,礼鸿听得出她有生气反应。
  猛力一扯,礼裙幸好没有破烂,剩下初薇四寸的高跟鞋和红色的内裤。
  「待会店员远离一些后,在更衣室给你。」

           ************

  身上没有安全套,礼鸿只好希望自己软下来,附近有地利店,不过更邻近的地方便有酒店。

  初薇在沐浴后,竟然换上了情趣内衣,那是把乳房推到离谱的设计,腰间有丝裤的腰带,但没有内裤:「早知你忍不住,会把我抓来这里. 」

  礼鸿狂喜,本来硬了快一小时了,呼吸一直不顺,可能耐久力要欠些,不过自己的未婚妻在自己面前毫无防范,也实在连一点羞耻的意识也没有地在自己前面安心的坐着,他觉得初薇真的是一个天使。

  「小蕾好看,还是我好看?」

  「我家的初薇最好看。」

  「那么,谁的内裤好看?」

  「对不起。」

  「谁说要怪你,答问题啊!」初薇主动替礼鸿口交。

  「初薇好看。」

  「沈先生一直盯住我的身体,今天为了试裙子才这样穿的,亏大了,我的老公亏大了。」初薇双手支在礼鸿的肩上,笑得色迷迷地胡说八道起来。

  「是沈先生见了老婆,然后忍不住了,就约小蕾进去打炮。」礼鸿接口。
  「小蕾跟沈先生打炮,我跟老公打炮!」

  「沈先生关门后,便马上检查小蕾的内衣像不像你的,然后扯开它们!」礼鸿兴奋地把初薇摔在床上,她无力地躺在床上,两腿张大,私处一直也是湿的。
  「老婆好好色唷!」

  「嘿,你说,沈先生见到这里,会不会愿意给小蕾口交?」

  礼鸿二话不说,要初薇匆匆淫叫起来。

  礼鸿说:「可惜,沈先生做梦也不会听到老婆的淫叫了。」

  此时,初薇的电话却响起。初薇先是皱眉,然后回首看看礼鸿,强笑一声:「嘿,真的是沈先生来电。」

  礼鸿没趣,但心中的邪恶念头一起,便吻向初薇的乳头.

  「初薇。」

  「沈先生好。」

  「方便说两句吗?」

  「方便啊!我在见客,对方暂时未到。」初薇本意是挣扎,但没两下便给礼鸿压在床上,他发狂地揉弄自己的乳房。

  可能是有关升职的事情,不能挂线,小蕾还可能正在吸他的老二。

  「这样吗?刚好礼鸿又走了,还以为你们在约会。」

  礼鸿把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推向初薇,初薇想逃,想尖叫,却只能笑,一直摇头.

  「沈先生有事吗?」

  「初薇的声音就像是双颊通红地发出的。」

  「是这样吗……」肉棒滑进身体了。

  「你们在一起,他在干你吗?」

  「嗯!」初薇正要考虑如何招架,强烈的快感险些要她喊出来。

  「真是愉快的夫妻呢!」

  「文,件,在,我的桌上。」

  初薇不知如何是好,把电话放开,睁眼责备礼鸿,他很得意。

  「就这么喜欢欺负我吗?」初薇求饶。

  「忍着难受吗?」

  「你刚刚一直淫笑的。」

  「我可忍了两小时了,忍着难受吗?」

  「好爽!」初薇苦笑,把他的舌头封好自己的嘴巴,哼了两声,把电话提回来。

  「沈先生找到文件了吗?」

  「你们的姿势是怎样的?」

  「在下面,应该会见到那份文件。」

  「噢,是下面吗?」礼鸿听了说,轻轻地把腰向下压。

  「重……重的文件,要搬~~搬起它才见到的。」

  「搬噜!」礼鸿兴奋地笑着说. 初薇无力地随他把玩,只是私处一直更用力地吃他的老二。

  「你被肉棒顶到声音快要崩开的那个模样,真的给人无限暇想的。」沈先生说.

  「搬起了它们,应该会见到的。已经搬起了吗?」

  大根大根地推到身体里面的肉棒,初薇满脸通红,羞耻地咬住了礼鸿的肩,要自己忍住这把声音。

  「男人射了吗?」沈先生得意地问。

  「没有……没有找到那文件吗?」

  「继续叫啊!」

  「啊……啊……呀!」初薇忽然用力把电话摔到地上,反教礼鸿呆住了。
  初薇瞪住礼鸿说:「忍不住了!」便主动地在他身上骑着,迅速地摇.
  高潮中的初薇十指直伸,在礼鸿的手臂上爬了一会,一道气在嘴中苦苦地含住,「嗯」了两声,柔柔地微笑,然后躺在礼鸿身上,轻轻地笑了两声。

  「电话没挂,你们都超级坏。谁把你教坏的?」初薇高潮后全身乏力,只好爬去拾起那电话,礼鸿看着,未婚妻满身通红,正正衬对了身上那一套美艳的内衣。

  「对不起,对不起,刚刚电话跌了。那文件……」

  「继续装模作样啊!」

  「后面!」初薇羞耻地尖叫,礼鸿把肉棒从后方插入,要在地上继续这个游戏。

  「后面是有签名的,没有的话,那是另一份,要继续找。」

  「千万不能让礼鸿知道你刚刚才亲我的老二呢!」

  「公司里只有我知道,所以……后面,文件后面有签名的。」

  「事业心重呢,我的老婆。」礼鸿对初薇耳语说,自己的速度慢慢缓下来,让初薇把话慢慢说好。

  初薇望向后面高大强壮的未婚夫,初薇这样凌乱的头发、有点迟疑的眼睛,可爱到心都要溶了。

           ************

  当晚,初薇约行丰到了咖啡厅,拿出平板电脑,关於礼服的事情,要行丰给点意见。

  「为什么要我的意见?」

  「因为谢先生不缺女人呢!」

  「很多人希望礼服得体,但其实夸张一些,在那些场合里是不觉的。」
  行丰冷言冷语,卖弄自己的见闻,打开了档案,只见初薇一手按着自己的左颊,另一手扭在背上,身上的哪里是礼裙,只是洞房时预备的肚兜。

               (待续)

             发红的初薇(三)

  公司的初薇出嫁,大家听来都觉得是这一则新闻:「一个淫娃变成一个淫妇的过程。」大家都淫笑不语,后来有一位很缺口德的男同事解释说,要评论一个淫荡女子的时候,应该听她呻吟的声音,那才是最好的评论。

  初薇是营业员,遵从了不良的行业风俗,她所有的营销技巧其实都是美人计,所赚取的与卖淫的偿金相当。今夜她面对一个大客户,所以挑选了尤其挑逗的鲜红色内衣,本来是可爱美丽的上围,被托、垫、推、挤得像一对奢华浮夸的女神圣物。她穿上了一条衣领上有摺纹的低胸裙,双乳前方的布和她的半杯的胸围刚好,不过上面还有几重宽松自然垂下的布饰,走到大堂之后,上衣老早被坠到教外人看得见胸围下缘的蕾丝了。初薇不知道衣领宽成这样,可是为了安全,穿上了一件毛衣外套,方面固定摇晃不定的领口。只是公司太热了,她不经意,终於脱下了它。

  一对硕大的乳房在电脑键盘前敲打,初薇本来只是寻常地检查电邮,直到僱主见到他的亲爱的员工如此娇俏,情不自禁地驻足欣赏初薇的一双乳房所构造的深深的狭谷,初薇终於发现了他的性骚扰,微笑问:「请问沈先生是事找我吗?」
  沈先生有点吃惊,有点虚伪,有点疯狂,轻轻丢下一句:「进来。」初薇微笑,沈先生快要升职了,他的空缺很可能由初薇顶上。沈先生是个小气又麻烦的人物,很好色,但害怕女人,初薇不喜欢这种人,却很会和这种人打交道。初薇点头,关闭电邮的视窗,吸一口气,拿一份不相干的文件,步履轻盈,乳房晃动得有点害羞地走入沈先生的房间.

  沈先生在墙边,摆弄一个沉思的模样,初薇点头,请安,慢慢靠近:「请问,沈先生?」沈先生终於提起勇气,二话不说,一下子扯下初薇的衣领,上衣要跌到去初薇的腰间. 初薇忍住没有尖叫。沈先生解释说:「这样不就很容易走光吗?」
沈先生是个无耻之徒,他想了五分钟,觉得自己可以用这种下流的藉口,抓弄初薇的衣服。初薇迟疑,想了想,她点头道谢.

  初薇不介意和沈先生上床,沈先生却没有口实,他知道初薇并不是可以白玩的女人,他被初薇的礼貌吓得愕住。初薇明白沈先生的诡计,她取笑地说:「小蕾呢,今天有进来吗?」小蕾是初薇的同事,小蕾的心思都在讨好上司,初薇的心思都在取悦客户,二人针锋相对。「要是我出嫁后,我不会问丈夫这种蠢问题. 」初薇靠近,拉下沈先生长裤的拉链,跪下来,让沈先生完整地欣赏自己的乳沟。「请问,今天早上,沈先生有推开小蕾的头吗?」沈先生不语,他狂喜,迟疑,不知如何回应。

  「呵呵,这样有点难为吧,我们要沈先生一天射三次的话。沈太太会埋怨小蕾,但是会憎恨初薇了。」初薇站起,整理自己的领口,再说:「三个月后,我要出嫁了。所以我明白,妻子是要丈夫疼疼的。」沈先生的心情被初薇压住,他说:「我其实不喜欢小蕾。」「这是管理层的苦恼。」初薇的说话充满寓意,教沈先生有点难堪,初薇想做管理层,这句话很冒昧,不过沈先生的确满足於初薇刚刚的温驯了。她出嫁后,他升迁后,这戏便不能唱了。沈先生百般思量,心如鹿撞,他能硬起来,但要是妻子要他亲热的话,的确应该遵从初薇的建议.
  沈先生只好改话题:「对了,你今天忙吗?不忙的话。」初薇微笑,摇首,表示可以留在这个房间一两小时,沈先生说:「不忙的话,你今天的衣装不太方便在办公室,你先下班吧。因为,主持办公室是要点尊严的。」沈先生语带双关.

  初薇再次点头道谢,并说:「我险些忘记要给你喜帖。」

           ************

  初薇顾看小蕾怎么跟同事抛媚眼,长年来她一直想着怎么做一个正经的女生,深深知道这些殷勤只会替自己招惹是非,初薇深深满足於自己的心计,整理一下东西,她打算离开公司了。

  这时候沈先生走出他的房门,他扬手叫小蕾进来,初薇百思不得其解,带着脸红的窘态想想自己做错了甚么,最终沈先生还是想要女人,最终却没有选择调戏自己,这时候她的手机却响起来,是沈先生的留言说:「小蕾的客户午间要来,替我看看。」

  初薇渴望升迁的话,她还需要更多的业积,这样是送初薇的礼物,反正初薇是懂得回礼的女人。小蕾是个头脑简单的女孩,以为自己为上司锺爱,也不会怪罪初薇。这样的话,自然可以白玩两个女人,沈先生是个小气的人,初薇这样是明白了。不过她最终弄得沈先生硬得透不过气来,倒有点害羞。

  初薇静悄悄地拿起相关文件,挺起胸膛,轻松地出去。那一顿午饭,初薇常常俯下添茶,胸部几次擦过客户的手臂,客户的条款本来订了,可以签约,忽然说加单,希望约到在酒店再谈。初薇微笑,这场春宫戏却被撞破,他是公司另一个部门的杨先生。杨先生很疼初薇,初薇见到他,她笑得有点害羞,但很温柔说:「我想给你喜帖。但喜帖却留在公司。」

  杨经理和初薇一起回到公司,在房内寒暄两句之后,杨经理的电话响起来,初薇竟然听得出行丰跟杨先生有业务往来。行丰是初薇未婚夫的好友,也是初薇的客人。行丰上过初薇,食髓知味,几次用富二代的技巧跟初薇的公司周旋,却因为初薇的部门小,几次都被「尊贵的杨先生」接待。行丰正想找藉口换人,不断刁难,把杨先生迫得苦恼难当。初薇见了,微笑说:「大概我可以帮上忙。」
  杨经理一阵苦笑,初薇解释说:「上次我和他签定了XXX的事情,就在上个月。」「这次跟那次不同,两次不是相同规模的商务,这件事很重要,就算是老沈也不能作主。」初薇温柔地说:「我有信心可以帮助。」杨经理摇首,事关重大,不宜用外人和花瓶:「这是不容有失的事情。」初薇眼见一笔奖金要溜走,她想想,就算自己的殷勤不足,她还有自己的未婚夫可以帮口,行丰的生意是吃定了的。可是,要是知道行丰和自己的未婚夫关系匪浅,自己营销的手法又被杨先生见识过,怕有话柄,思前想后,她只好解释,扯下自己的衣领,露出艳红的胸围,她说:「行丰曾经是我的客户。」

  杨经理说:「这样给你机会的话,丢了生意,受苦的是我,你可稳赚不赔.何况行丰又不缺女人。」初薇想了想,苦笑一声,她站起来,迅速地脱下自己的短裙,爬上去杨先生的身体上,勾勾他的衣领. 「若果,我先跟你示范一次呢?」杨经理冷酷地说:「你不是第一个在这里吹喇叭的女孩,也不是吹喇叭的女孩中奶最大的一个。」他一手松开了初薇的胸围,一对青春的肉体便蹦跳出来。他抓住初薇的后脑,说:「所以,这样是不够的。除非——」初薇挑逗地说:「除非,你亲自试试?」初薇说完,满嘴都给塞满了杨经理的肉棒。

  初薇被这次深喉弄得有点难堪,不一阵子,她爬起来,要杨经理看看时锺:「三时三十八分。」杨经理说:「谢行丰在四时十五分到来。」初薇笑得很甜地说:「那么,要在三时四十五分之前穿裤子才好。」初薇慢慢地,坐上去,轻轻地前后摇动。初薇的肉穴很紧,也很湿润,青春的肉体一试难忘,可是,不等於忍不住要射精。

  杨经理说:「你忘了戴套子。」初薇说:「所以,你要忍住不射。」说完,杨经理未及窃喜,二人便激吻起来。初薇再出一个绝活说:「我想听你叫出来。」杨经理满心兴奋,正要开口,初薇便舐他的喉咙,果然,不一阵子,杨经理便发狂地抱住初薇狂烈抽送,初薇终於在一两分钟后开始漏出一声呻吟的春音,再一阵子,她忽然跳起来,双手抓住他的根子,任由他射向自己的乳房。

  「好女孩。」杨经理说. 初薇被尤许接见行丰,不到四时,行丰竟然抢先赶到公司,杨经理窘笑,行丰要求马上开会,杨经理说:「会议室正在替换. 」「那么罢了,我实在很忙,改变再约. 」初薇说:「我那面的会议室应该空置。」行丰这时候才正眼看看初薇,一阵惊喜,便满心欢喜地点头,杨经理见状,一切便如初薇所说.

  初薇带到三人过去,却见到沈先生和小蕾的座位都没有人,见到会议室的灯亮了,深深害怕会坏了沈先生的春梦,初薇在电光火石之间拦住他俩,她说:「恐怕是用上了,却还有一个比较好的地方。」唯一一个备用的会议室,其实是杂物房,初薇没有办法,二人见到初薇不安的样子,不怀好意地淫笑起来。
           ************

  行丰温驯地一直点头,杨经理表示一切都同意,示意可以叫初薇接手,初薇只是温柔地解说,过了一会,杨经理会藉辞离去。行丰微笑说:「小宝贝,我想你可苦了。」

  初薇知道,行丰这么找她,是他渴望她的肉体. 行丰是毕生都富有的人,天天都被人请求,却从来没有他求人的时候。他根本不懂得请求,这时候是难得地他有求於她,初薇在这处境里,实在大有可为。

  「你有我的电话啊。」初薇礼貌地说,行丰说:「可是,你很冷淡。」「不像这个闷热的房间?」行丰顿了一下,认真地说:「我真的想念你。」初薇说:「谢少爷会缺女人吗?」行丰觉得自己的情话被拒绝,他带恼地说:「我想念你的肉体. 」初薇说:「可是,我要嫁给礼鸿了。」行丰再顿,他说:「我很久没有这么喜欢偷情。你脱衣服。」初薇二话不说,优雅地依从了,露出了一套美丽的内衣,一对美丽的乳房,身体各处美丽的线条.

  「这套我没见过. 」行丰说. 初薇说:「所以,我这套不是大小姐的货色吗?」
行丰见到初薇句句都顶撞自己,他说:「我要干死你这骚货。」初薇摇首:「你真是个小孩子。」行丰用命令的口吻说:「不满足我的话,我跟杨说. 」初薇点头:「谢少爷是发春思了吗?小妹很荣幸。怎么了,很想摸吗?」初薇吸呼的时候,自信地的神色把乳房的线条显得更丰满. 初薇说:「可是,一摸就会失望了。」
初薇见到行丰的眼神有点生气,她安慰说:「游戏是,我要一直拒绝你的要求,才可以满足你变态的征服感吧?所以,现在想做爱吗?」行丰有点动气,他点头,初薇躲后,她欢喜地窃笑。

  「你穿成这样,你敢逃吗?」行丰回到尊贵的傲慢说,初薇脸不改容地说:「别人知道我穿成这样,你逃得及吗?」她推开门,行丰倒急了,初薇再退后一步,行丰急急说:「我还有一个计划。」初薇想想,终究没有在商场打滚,思想很是单纯。备用的会议室门外是残厕,初薇转念,推开门,「进来。」

           ************

  马叔是大厦的保安员,因为生性荒淫,四出打听,结果他收集不少各层的艳事。其中初薇出嫁对他来说更是盛事,因为初薇天天的打扮更加美艳. 马叔想,一定要弄到初薇的裙子,要妓院的花姑娘让他幻想一番。

  终於到了六时的下班时间,他情不自禁地走到初薇工作的楼层,因为他已经见到初薇有点难为情地进去。却见到房间空着,但是有初薇身上的裙子。又见到残厕有人。他想了想,大概平生所有推理能力都用上了。

  马叔急急更换了一套便宜的西服,其实只是换上一条把晚上去狎妓时装模作样的裤子,还有换换带带。推开门,见到初薇抱住行丰,她的内裤还勾在脚踝,二人干得不亦乐乎。

  「小谢好。」马叔装模作样地说,他知道行丰是各公司的大客户,行丰被撞破其实非常狼狈,见到马叔想狼狈为奸,倒吃了一粒定心丸,他点头.

  初薇本是吃惊,怎么马叔会撞进来,可是他既然是行丰的朋友,也自然是客户,她深知的美丽只适宜卖给不缺女人的富人,既然是富人,初薇倒是也不抗拒了。可是,初薇带怨地望向行丰,「行丰还有一个计划」原来是这种意思。
  马叔靠近,上次玩初薇的一双乳头,上下搓弄,然后用指尖拨弄,初薇的私处正受行丰的大男孩的进迫,这下子忍不住叫起来。见初薇的发情模样,马叔便伸出舌头,舐舐她的鼻子,脸颊,马叔笑笑问:「就是说这个妞很会吸?」伸手玩弄她的阴蒂,初薇想挣开,却被锁住。「很会吸啊,像这样。」初薇想着行丰带来一个亵玩女生的老手来,见行丰得意的淫笑模样,不情然地真的害羞起来。
  行丰见状,初薇脸红的样子感到非常满足,便依样把手指按着初薇的私处,初薇本来不敢挣扎,再干了十来下,全身有点酸,有点麻,有点酥软,马叔再用舌头痒着初薇的腋下,这姿势教初薇很尬尴,出於少女心事的难为情,这下子初薇全身潮红,眼睛不时看他,又不时看他,含情脉脉的样子,教行丰兴奋得不得了。便抱起初薇,马叔支着,三十做起火车便当来,初薇被这样抽送,兴奋到要忘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

  初薇的大腿在行丰的肩上,全身不能发力,唯一的支点却好像是私处,不情然地把注意力放在那里的时候,行丰的老二好像变得更大,干得更加有力,教初薇兴奋莫名,满足地讚美行丰的力气,「啊,啊,啊,」到一阵子,觉得全身奇痒得想要抽动,脚跌到行丰的手臂上,却觉得自己正在空中飞起,这感觉竟然刺激到初薇的泪线,不久是一脚支地,换成后入式,很快是爬在地上,不,手被马叔抓住,不,舌头被马叔的手指抓住的,所以手在……手在抓自己的头发。因为马叔的手指又插在自己的耳朵上。行丰的肉棒顶到根本在自己的体内……

  拍拍的连续轰炸,行丰不时一两下再拍打初薇的屁股,初薇忍不住这份刺激,私处不断抖震,连肉臀也晃动不已,行丰迟迟不射,初薇已经不敢意识发生甚么事情,不止一次,她有种已经昏倒的感觉,直到行丰终於射出来,肉棒在自己的体内抖动,一次,又一次。初薇已经泄了三、四次,身体发软,两个男人要她口咬,马叔第一次感受到初薇的舌头. 初薇跪在地上,接着马叔连连轰炸初薇的肉穴,马叔正想骑御初薇用狗犬做爱的姿势,初薇只觉得自己是小宠物,在一个主人面前任其鱼肉,初薇一直对他的印象有点恐惧,完全不敢想像似的。马叔叫初薇爬,初薇一走,马叔却拉住初薇,要她享受再一轮的轰炸,到初薇连续的叫春喊到喘不过气来,他放手,要初薇爬,初薇害羞到连乳头都好像在发烫的。在这样骑御的时候,行丰说想自径离去。初薇点头. 初薇跪着,挥手跟行丰道别. 头发凌乱的初薇望向室内唯一的男人,马叔改用传教士式,欣赏这个小骚客的泪眼盈盈,因为双乳实在再也受不住马叔的逗弄,初薇抱住马叔,心情倒定了些,身体完全融入了马叔的身体里面,猛烈的感觉教初薇毕生难忘。

           ************

  初薇独自收执在残厕里面淫荡的自己,在镜中照了很多次。见到自己的膝盖有点瘀黑,她包上胶布,扮演受了一点皮外伤,打算跟未婚夫礼鸿说自己跌倒了。三个大客,还有第四个,初薇想。今天晚上是要见客户的,礼鸿说要戴她去,正要到公司接她,初薇只好再在公司逗留一会。不一阵子,她觉得刚才的事太荒唐,不想留在公司,便先到停车场去。

  竟然在停车场上遇见了马叔。

  「原来是这位马先生。」初薇被眼前的画面吓得目瞪口呆,马叔听见,所吃的惊不比她的少。他马上想着怎么提出刚刚照下的裸照来恐吓她,「这样胡作非为一定是很爽的了。」初薇愤怒地吸一口气,心想自己竟然被这种人上了一次,马叔见初薇没有一点怯场,要兴师问罪似的,急急掏出那手机. 初薇脸色铁青,咬牙切齿,想到一处便冷冷道出:「你怎么有胆色偷拍我们的谢行丰先生。你可千万不要让他见到。」马叔一怯,初薇再说:「你可以去勒索他,你真聪明。」马叔万念转过,心歎色情小说的桥段终究不管用。

  初薇说:「谢先生有能力令你人间蒸发,三个月后,我也有能力要你在公司消失。」马叔装傻地说:「消失,我当然会消失,就像我们不曾相识一样,啊,我们根本不相识,也不曾见面,我已经消失了。」初薇看见眼前这个满嘴胡言的老头子,觉得有点恶心。她想着「不曾见面」四字,就是完完全全给他白上了。不过她倒是很有理性,要是把他赶跑,他怀恨在心的话,反而会增加漏风声的可能。她说:「不要乱说话,一旦我听到甚么的话,我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的意思,不单是要马叔别说秘密,还要马叔替她闢谣. 马叔想到自己工作不保,生活不继的惨况,连连点头. 初薇虽然胜利了,却觉得眼前的人加倍恶心,她没有微笑,那副厌恶的嘴脸就像很多富太太一样。

  这时候礼鸿赶到,马叔一眼不敢看向礼鸿。这时候行丰却在后方见到初薇的气炎,反正初薇永远不会是自己的女人,他整个大脑都是些些驯服、调教、凌辱的故事。他很少会拼发出这么多的性幻想,不过想到初薇舐男人老二的时候,要初薇再舐马叔的老二,一定是一齣下流、但非常吸引的色情电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艾尔梅瑞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